《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三十九章 跟踪与埋伏
    “我说,那小子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们跟在后面了啊,这跑得也太快了点吧……”

    远远跟在方唐身后,一人忍不住道

    “怎么可能?”

    唐合分瞪了这人一眼,“炼气期没有神识,我等以公子赐下秘法收敛气息,隐去身形,那小子怎么可能发现我们!”

    “更何况,赶路加快速度不是应有之事么?”

    “说得也是,唐师兄所言有理”

    听着这话,其他几人也是点头应着

    本来他们心里也犯嘀咕,可一听唐合分这话心里就安定不少

    提出疑问那弟子虽还有些不服,觉得不能如此草率,但众人都如此认为他也不变再多说了

    人类的友情来的向来莫名其妙,经历了上一次的差点一起被常伟抛出去当替罪羊的事件之后,这几名本内斗严重的弟子关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缓和,虽然对于唐合分的头领地位依旧不是很服气,但迫于对方是几人中唯一一个修为达到十二重者,除他之外其他任何人更无法服众,便只能暂时认同了他

    说起这事来,唐合分心底还对方唐有着几分的感激,如果不是他杀了包家兄弟的话,这头领之位可能还真轮不到他

    既然是暂时的头领,唐合分也要做出头领的样子来,见同伴几人还有闲聊的心思立刻警告着:

    “废话少说,追踪专心点,这次公子可是下了死命令,必须将那方唐的尸魁带回去!”

    “若是无法完成,后果你们自己想想吧……”

    说这话时,唐合分的身子也不免轻颤

    阴尸宗这等以玩弄尸体为手段的魔道宗门,折磨手段不要太多,很多时候死亡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常伟此人又性情冷漠,手段狠毒,跟在他身边唐合分实在没少见各种极刑手段

    那等惨状,光是旁观都能让他感到遍体生寒,若是让他将自己置于那境地,唐合分唯一的想法便是只求速死

    若是任务失败了,体内早就被常伟种下手段的几人连逃离的选项都没有,必然要受到常伟的清算

    思维一同发散,几人身子齐齐一颤,眼中一下燃气斗志,登时气势便有了不同

    “对!”

    “必须拿下那方唐,将尸魁献给公子!”

    “此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一时之间,几人相互看着,心中涌起热血,好似只要几人齐心协力就能突破任何困难

    捉拿小小一个方唐更是如探囊取物般轻易

    “散!”

    没等他们帅过三秒,突然响起的声音变将他们拉回了现实

    声音入耳,唐合分几人一愣,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一身法力一沉,周身法咒迅速溃散,脚下黑云也随之消散

    【散】字咒,是方唐根据九幽文领会出来的咒言之一,其作用很简单,就是单纯的“驱散”

    驱散对方一系列以法力为基础的释放的手段

    当然,以方唐如今的造诣还只能用来虐虐菜

    唰!

    没有一点点防备,这群家伙心头的热血顿时被毛骨悚然的寒意浇熄,一个接一个,如同下饺子般齐刷刷地朝地面落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对这突然的变化,这群家伙根本连反应都不及,在下意识的惨叫中一路下坠,只有唐合分这十二重修为者有些许反应之力

    下坠的第一时间,他猛鼓一身法力,将那不和谐之感奋力驱散,奋力驭使法咒让自己稳住身形不一掉而下

    十二重带来生生不息的法力终究还是让唐合分振奋而起,成功架起黑云在即将落地之前接住自己,没有一头栽下

    可这时他的其他同伴已经全部一头栽到了下方的山林之中,不时传出惨叫哀嚎,诉说着他们的痛苦

    炼气修士虽然本质上依旧是凡人,可好歹修了几分法力在身,阴尸宗的功夫又会让弟子身体逐渐尸化,这点高度是摔不死人的

    唐合分心知自己等人必然是遭人埋伏偷袭,一时也顾不上判断是何人所为,没有找到目标也无从进攻,更怕自己在救人之时被借机偷袭,只得连忙在原地保持不动戒备防御起来,警戒着下方和四周

    本来以不变应万变,这方法是没错的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很快来自同伴的那些哀嚎接连止住,没了声息,仿佛这附近只剩下他一人,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顿时唐合分就更慌张了

    这时方唐平淡声音传来:

    “唐师兄,一路跟了这么远辛苦了,下来吧!”

    “咱们开诚布公地聊一聊……毕竟这几位师兄都落我手上了,我想你应该不会把他们抛下就走吧?”

    唐合分一愣,近乎失声地喊道:“怎么可能?!我们明明看到你在前面……”

    一边说着,他朝之前方唐本来所在方位一看,却发现空空如也,连半点痕迹也无

    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等人自以为不漏半点的跟踪原来早被发现,这一路过来都不知方唐是何时偷天换日埋伏下来以假象欺骗他们,将众人一举抓获的

    ‘就算他把其他人都抓了,以我十二重的修为直面他也半点不虚,既然他想谈那便下去谈谈’

    自持实力的唐合分稍作迟疑,自持实力稳压方唐一头,也没过多犹豫就架着云头朝声音传来之处落去

    穿过薄雾,进入山林唐合分入目的便是容貌大变的方唐和他那被常伟公子钦点的本命尸魁,还有他们脚下一众摔得半死,昏阙过去的同伴

    “方唐,我们可是奉常伟公子而来,你敢杀他们任何一人,就不怕宗门大刑了么?!”

    见此一幕,唐合分虽惊讶于方唐修为的突破与全身尸化带来的变化,却也没忘恶人先告状直接向方唐发出威胁

    一句话既是点明了后台,又以宗门规矩压人,一看就是老油条了

    可方唐却丝毫不接茬:“谁说我要杀他们?”

    “我还以为是什么歹人缀在身后,不怀好意,这才埋伏偷袭,谁知竟是几位师兄!”

    “不知师兄一路跟踪而来到底意欲何为?还请说个明白!”

    “不然的话以保险起见,我可就只能将这几位师兄带回宗内交予宗门处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