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四十章 人生不可言说之痛
    “不然的话以保险起见,我可就只能将这几位师兄带回宗内交予宗门处置了”

    方唐的话落入耳中,唐合分心头顿时倍感滑稽

    虽然他们这远远跟着确实不怀好意,但好歹还未动手,根本称不上同门相残

    可这方唐开口闭口就是交予宗门处置,帽子扣的简直比他这老油条还要熟练

    这小子真只有十六七岁?才入宗半年吗?

    一个问号从唐合分脑袋上跳出

    但此时也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他深吸一口气阴沉开口:“我们无任何违规之处,便是交予宗门处置我们也不会被判处刑罚……倒是你,一言不合就对同门动手,你以为一句以为是歹人便可将犯下的罪名甩脱么?”

    见唐合分还想以宗门规矩压人,方唐笑了:“哼!这些以宗门规矩压人的话还是不要再说了,你不会害怕,我更不会,还是说点正事吧!”

    “我师兄已拜访过常伟,我们之事早在那时便两清了,你们趁我出宗一路跟踪而来,难不成是将我师兄所说的话当放屁不成?!”

    说到最后一句时,方唐已是一字一顿,怒喝而出,配合上他如今狰狞的外貌到真有着几分气势

    提到易佰,唐合分反倒比之前紧张起来:“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易佰师兄与公子达成的协议我等自然不会违背……我等此次前来本就没有恶意,不过是你一言不合就动手罢了!”

    他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等人就是为了杀方唐,夺尸魁而来,易佰的名头连常伟都忌惮不已,更别说他们这些炼气的小喽啰了

    若是事情办得天衣无缝也就罢了,一旦走漏了风声,尸魁常伟是得了,可易佰若是找上门来他们恐怕难有好下场

    然而他说的话方唐一句都不信,当即冷哼一声:“那你倒是说说有什么事不可在宗门时上门拜访,非要等到此时来率众跟踪才行呢?”

    话说到这份上,唐合分只能半真半假说道:“我等自然是为你那本命尸魁而来,只要你愿意割爱,日后公子必有所报!”

    “哼!什么日后必有所报,空手套白狼也想点好听点的说辞吧!”

    方唐冷笑着,“我看你这做派分明就是想率众围杀强夺不成,只得改口扯谎,却不想想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么?”

    唐合分面色一下涨红:“方唐你欺人太甚,我等好心好意想与你好生协商换取尸魁,你竟敢如此辱我,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

    他怒吼着,手中多出一杆小幡,轻轻一摇,涌出一阵阴煞尸气化作数张鬼脸便朝着方唐直扑而去

    “被戳破了恼羞成怒就想动手,早知道还不如直接把你锤死好了!”

    方唐看着袭来的鬼脸毫不惊慌,反而冷笑道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我堂堂十二重楼修士驱使尸面幡,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挡!”

    唐合分被方唐一激面色越发难看,热血直冲脑门几乎失去理智,一门心思要让方唐好看

    “你废话太多了!”

    方唐依旧冷笑嘲讽道

    “你……”

    唐合分几乎要被气笑了,看着即将被鬼面淹没的方唐眼中流露出快意狰狞

    噗!

    没等他看到方唐的惨状,他脚下泥土一松,一道鞭子模样的东西猛地从地下钻出小洞弹出,力道凝缩一点,不偏不倚正中胯下

    啪!

    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响传出,霎时间唐合分如遭雷击,猛地发出惨叫,整个人瞬间无力跪下,连法器都拿不住手一抖便落到一边

    他不断在地上滚动着,哭嚎着,仿佛这能缓解他现在的痛苦,周身法力四散奔涌从四肢百骸不断泄出,一张面容更是痛苦狰狞到极点宛如凝固的面具,胯下逐渐湿润有着红白混杂的液体缓慢渗出,在滚过之处留下痕迹

    而被他驱使的尸气鬼脸依旧直冲方唐而来,却被一旁站着的方靖张口一吸,尽数吞入肚内,没起到任何作用

    方唐:“……”

    方靖:“……”

    兄弟两却并没任何高兴之色,看着不断滚动惨叫的唐合分,只觉胯下一阵生寒……哪怕方靖依旧没了这功能亦是如此!

    不知不觉间,他们望向唐合分的目光中更是带上了几分怜悯

    一定……很痛吧?

    虽然敌人被轻易制服,而且一看便是遭受重创,恐怕短时间内都再无反抗之力,但这种方式着实有些不人道了

    方唐、方靖望着完成任务,不知何时钻出地面出现在脚下的尸鲮鲤,目光中亦不由带上了些许畏惧

    方靖看向方唐:“你……”

    “不是我吩咐的!”

    方唐哪能不知道方靖想要说什么,当即矢口否认

    这种事怎么可能认下来,哪怕是亲哥也会把他当成变态吧!

    方唐一脸蛋疼地解释着:“我只是下了个让它从地下偷袭唐合分的指令,怎么知道它能干出这等事来!”

    听着这话,方靖的神色才稍稍缓和,只是望向脚下尸鲮鲤的目光依旧有些忌惮

    哪怕他是僵尸之躯实际上那玩意儿早就没用了,作为筑基期的他更是可以轻松杀死不过炼气中期的尸鲮鲤,可作为一个男人,哪怕是个死男人……尸鲮鲤刚刚所做之事带来的冲击也是相当可怕的!

    也许是唐合分喊得太惨,以至于那些被方唐俘虏打晕的弟子都醒了过来

    他们刚恢复意识,耳朵里听到的就是唐合分的惨叫,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满脸扭曲痛苦在地上不断翻滚,连法器掉在一旁都无心去捡的唐合分

    虽不知到底发生何事,可光看他那凄惨的模样,都足以令他们生出畏惧

    再感受到体内被制住的法力和一旁虎视眈眈的两头尸狼,顿时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望向方唐的目光中一下就带上了莫名的畏惧

    渐渐的,不知是不是耗尽了力气,又或是习惯了痛苦,唐合分不再滚动,只是依旧是那满面痛苦捂着下体蜷缩着的模样,气息都逐渐平和下来,似乎在朝着某个奇怪的方向变化

    “唉?!”

    突然,方唐猛地睁大眼睛,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场景

    “他竟在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