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四十四章 内应
    想不想活?

    这不是说废话呢嘛!

    他们这么卑躬屈膝要不是为了自己这条小命,至于闹成这难看的样?

    当然,这几人自然没这闲心思去想这些

    一听方唐这话,他们当即不约而同大喊出声:“想活!当然想活了!”

    “方师兄你只要愿意放我一条生路,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没错!做什么都行!”

    喊完,怕诚意不够又是连忙补充几句,完全是一副你只要答应不吃我,说什么都行的做派

    “那好!”方唐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把这九幽法契签了吧!”

    “签了之后,我就放你们走!”

    方唐口中说着,屈指一弹,一道幽光飞出在几人面前展开来化作一篇由晦涩难明的九幽文写就的法契

    虽然几人无法看懂九幽文,但在方唐的允许下他们虽不理解单个咒文的含义,但整篇连接在一起却能领会其中大意

    法契的内容很简单,就是隐瞒唐合分真正的死因,不再做出任何可能威胁到方唐之事,以及要求他们成为方唐在常伟那的内应,只要答应三条内容方唐就会放他们活着离开

    而签订之后,若敢违反则会受九幽之力反噬而死

    这来自九幽的反噬可比宗门刑罚恐怖多了!

    只是隐瞒唐合分死因也就罢了,就是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再跟方唐为敌

    可这内应之事,几个俘虏一看顿时就炸了锅

    “你要我们做你的内应?!”

    “这……”

    常伟在他们心里积威较深,真要让他们做这等事,他们不由就犹豫了起来

    见此,方唐挑了挑眉:“这什么?”

    “你们若真想不开我也无所谓,反正杀一个也是杀,多你们几个更不多……正好让我的尸魁‘吃饱’一些!”

    方靖翻了个白眼,配合地显出一身血煞,“帮助”这几位摇摆不定的家伙下定决心

    血煞尸气一冲,顿时将这几人吓得连血液都要凝结一般,当即也不敢再犹豫,在一个带头之后其他几人争先恐后地开始照着眼前的九幽法契立下誓言

    很快,法契一成,这整篇九幽文就化作几道光点射入了方唐和几名俘虏体内

    “很好,你们可以走了”

    感受着法契的力量,方唐打出几道灵光将他们体内的禁制接触,让一旁的尸狼也退开几步,就笑眯眯地说道

    “真……真就放我们走了?”

    突然就重获自由,这几人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来还有些不相信

    面上满是劫后余生的不真实感

    “哪来的回哪去!”

    方唐翻了翻白眼,他才懒得照顾这几人的感受,“若常伟有任何关于我的动静,立刻通报给我!”

    “哦……是!”

    “必定不会让唐师兄失望!”

    受法契所限,这几人表忠心倒是挺来劲的

    “嗯,就辛苦你们多注意了,若是我能突破筑基自会将你们从常伟手下讨过来的!”方唐随口开着空头支票,脚下黑云腾起,转眼便飞至半空:“我走了,你们自便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这几人,法力一催,黑云裹挟着他便朝远方飞去

    ……

    看着方唐远去的身影,重获自由的几人站在原地看了看唐合分的尸骸,又互相望了几眼,咽了咽口水,还有些懵懂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不是说好来堵人,必定把那方唐拿下的么?

    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这样,唐合分突破了筑基,然后被那尸魁打死,还被吸成了人干,自己等人更是为了活命跟那方唐签下了法契,成了他的内应

    不是,这合理嘛?

    一人对方唐九幽法契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他试探着开口:“或许,公子有办法保我们不受法契影响,只要我们将此事上报……啊啊啊啊啊!”

    然而还没等这人把话还没说完,刚说到那上报之处,便已触及了法契中唐合分死因以及不可做任何可能威胁方唐安全这两条内容,就只见他惨叫倒地

    同时,他身上飞快腾起莫名的黑烟,不知从何而来,却透出前所未有的幽深阴寒,仿佛三魂七魄都能被其侵蚀消融

    “不敢了!我不敢了!”

    “绝不会透露此间之时,方唐!方唐你放过我!”

    “我再也不敢了!”

    此人惨叫着,哀嚎着,叫声之凄厉犹如森罗恶鬼般恐怖,落入其他几人耳中吓得几人面色一白,骨髓中涌出森森寒意,再不敢多打什么歪念头

    好在此人仅仅只是动了几分念头,尚未付诸行动,九幽之力的反噬并不严重,在将此人折磨一番之后,便耗尽消散,终究还是留了这人一条命

    黑烟散去,这人胸口还有着起伏,虽生机遭到消减宛如大病一场,但至少命保住了

    看着他,其他几人对视几眼却不敢上前去扶

    半响,此人颤抖着慢慢爬起,扫视了周围几人一眼,苦笑一声:“这下,我们真的只能乖乖听话了!”

    “还是趁现在想想回去之后该怎么圆吧”

    遭受了一份来自九幽的毒打之后,这人心头是半点侥幸都没了

    既然这法契当真如此厉害,连违背的念头都不能有,那就只能遵从,该好好想想接下来的对策了

    全程目睹此人惨状,其他人同样噤若寒蝉,根本不敢再多想,自是连连应是,生怕出了差错被法契反噬,遭受同样的痛苦

    有前车之鉴在这,光看着都觉得很可怕了,傻子才会重蹈覆辙呢!

    在这等同样的遭遇下,这几人倒是一下又站在了一个阵营里,气氛也和谐起来,开始献言献策,为回去之后糊弄常伟以及日后的内应事业做好准备

    这般模样,跟刚才在方唐面前疯狂求饶,试图甩锅给其他人的那些人,根本不是一批一样

    ……

    “法契被触动了,看样子他们还是心存侥幸啊!”

    没飞出去多远的方唐神色一动,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不过,在体验过那反噬的恐怖之后,他们也就没心思想那么多了”

    方唐摇了摇头,眼底带着几分畏惧说道

    当初研究咒言时一时疏忽造成反噬给他的体验,恐怕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人间极刑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