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五十三章 人外有人
    凡人脚程有限,比不得架云飞遁,没追太久方唐就追上了还没逃出多远的村民,将他们唤回村子

    回村后,得出空来的方唐也顺手收拾了那活尸鬼面猿的残尸,以免其体内阴气积累再度尸变,祸害乡亲

    不过在这鬼面猿身上方唐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一具仅仅只是伥鬼作为“外衣”存在的尸体,这具猿尸其实早已腐朽

    真正的力量核心还是那被虎妖驱使的伥鬼,没了伥鬼这个核心之后猿尸毫无价值,而那伥鬼被方唐一见戳死,直接就魂飞魄散,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在老村长家洗漱干净,将一身沾染的尸毒妖血彻底洗去,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方唐便在村民的感恩戴德下离开了村子

    虽然他身上伤势不轻,虎妖的吼声、尸虫死亡带来的反噬,还有战斗中被撞飞出去,都给方唐造成了轻重不一的内伤和外伤

    但这村子附近灵气稀薄,在农户家里静养跟架云赶路其实没有多大区别,方唐也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心思

    反正炼化唐合分的筑基本源后,方唐体内还沉淀着相当的精气生机,此时正好以受伤为机会刺激底蕴,加速伤势痊愈的同时,也可借机炼化沉淀精气,化去身体中残留的异气,加深对修为的掌握

    而且,方唐这次出来的主要目的也不是来完成任务来的,他本来就只是借着出宗执行任务的机会前去卫太中的家乡,完成他当日给出的嘱托

    既然有所承诺,那自然得尽快完成

    南域何其广阔,也好在原来鬼将军所在的国度就在阴尸宗势力范围内,方唐去这一趟虽需赶路一段不短的距离,但时间上还是相对宽裕,不怕阴尸宗留在体内的钳制爆发

    “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人重伤了那虎妖,夺取了他的内丹?”

    路途中,一直闭目沉默方靖突然开口

    “当然想过了!”

    方唐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憧憬和凝重

    当日引起虎妖爆炸的那残余剑气是那么的锐利而霸道,哪怕那头虎妖承受了绝大部分,最后只逸散出来了极少的部分剑气,却也给在咫尺的方唐、方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方唐能感受到那剑气力量层次实际不高,至多也就是筑基甚至是和他一样的炼气层次,但其中蕴含的剑意力量却令人触目惊心

    光是残余剑气就有这般威力,若是完整的一剑呢?

    那又会是何等的风采!

    而若那一剑斩的他们二人呢?

    他们倒是颇有自知之明,心知哪怕二人合力也多半挡不下那剑招,更大的可能是直接被一剑枭首,殒命当场!

    面对这等剑招,如何能不心生向往,又如何能不心生忌惮?

    “那剑气锐利,纯粹,霸道无匹,光是残余都能有那般威力,最大可能便是南域霸主之一的剑宗弟子所留……那虎妖或是成了斩妖除魔的对象,或是剑宗弟子缺了虎类妖兽的内丹,最后被一剑砍成濒死,夺了内丹”

    方唐一脸肃然认真说着,心里更是庆幸

    若这般算来,那虎妖的真实战力或许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恐怖,他们碰上这虎妖时,它的伤势怕也只是刚刚稍有起色而已,若非如此根本不至于折在他们手上

    “仅仅只出了一剑,一剑就差点将一头妖将虎妖给斩了……这等境界,简直不敢想象!

    方唐一脸感叹

    不算方唐他们造成的伤势,那虎妖全身上下其实仅有一道伤口,一剑便能将在妖族中都是强族的虎妖给斩了,那修士本人又是何等的强悍!

    仅是残余便有这般威势,方唐见过的筑基、金丹也不少了,甚至还与鬼将军这等元婴鬼物有过交流,但此般意境力量方唐所见筑基无一可与之相比,甚至与部分金丹都能相较争锋!

    而这力量来源却是一个与他修为相差不会太多的修士,方唐心头五味杂陈

    方靖亦是如此,他面色复杂开口说着:“将我们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阴尸宗在整个南域也只不过是二流势力,和这剑宗一比简直就是荧星于皓月之别……我们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啊!”

    方唐点点头,眼睛一点一点亮起:“确实如此,虽然我们如今最大的目标是成功脱离阴尸宗,但南域很大,这片天地更大……脱离阴尸宗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而是我们修行路上的另一个起点!”

    “我们理应鼓猛精神劲,持履薄冰心,走到更远,更高的地方去看看这世界真正的风景!”

    “正是如此!”

    方靖点头称是,冰冷的眸子中似有火光燃起

    可方唐却暗自出神,思绪飘飞

    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一缕残余的剑意,让方唐认识到了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天骄是何模样!

    本来有【修仙自走棋】这面板辅助,方唐一路走来虽有危机,却也是披荆斩棘,高歌猛进,他心中难免生出自得、自满

    可经此一遭,方唐如被冷水泼面,一下浇熄了他的心中的那点小火苗,让他重新审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行径,自行反省

    以虎妖为媒介,那未曾蒙面的剑修扎扎实实给方唐上了一课,就凭他这点成就,连一剑都难挡,又有什么资格飘呢?

    人外有人的道理,永远不过时!

    认识到差距,借此见识到了更广阔的世界,生出野心,但不忘脚踏实地,稳健,这就是现在的方唐

    ‘之前几次冒险之举结果都相对喜人,几次下来穿越之初的那份谨慎小心就淡了……呵,连插旗的话敢乱说,确实是飘了啊!’

    方唐默默反思着,念头越发轻快畅通,嘴角笑意随之扬起

    ……

    又前行一段时间,方唐拿着地图对照一番,遥望着与卫太中描述完全不一样的小镇,不由挑了挑眉

    “地方是找到了,没想到几百年过去卫前辈记忆中的小村,非但没有毁于战乱,反而发展成了这兴旺的镇子……也不知当初村子里的血脉又有多少流传下来,还生活在此地……”

    “还是先进镇子看看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