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五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
    走在人声鼎沸的街上,听着周围颇具生活气息的叫卖,恍然隔世之感,在方唐心头涌起

    上一次在这般热闹的大街上随意漫步是什么时候?

    哦,是那万恶的眼前一黑之前……

    好怀念啊……

    父母、好友、憧憬的女生……

    ioi、水管工大制造、修仙自走棋……

    金拱门、肯基基、湖底捞……

    前尘往事在心间翻腾,在这热闹的大街上,方唐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寂

    他就这么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小镇上,不知不觉,走到一小吃摊位前

    那是一个简陋的馄饨摊,两口大锅里一口烧着显白浑浊开水,一口煮着骨头汤底,边上摆着两三木桌,坐着四五客人,埋头对付着碗里的沉沉浮浮的馄饨,发出唏哩呼噜地轻响

    馄饨在开水中翻腾着,骨汤的味道在气泡浮动炸开间飘散开来

    随着一缕食物的香气涌入鼻腔,方唐一下清醒了过来,也站定在原地

    适时,摊主开口问着:“小哥,皮薄馅大的馄饨,来一碗不?”

    前尘往事难追忆,不如将情寄予吃

    追忆往事没有任何意义,活在当下,一步步修行,总能找到回家的路

    方唐鼻子微微抽动,骨汤的淡香,面粉的香气在鼻腔扩散

    似乎味道不错的样子

    方唐笑了笑:“来上一碗!”

    “好嘞!”

    摊主应了一声,手脚麻利,啪地一下就将馄饨下入锅里

    ‘为了避免被潜藏的修士看出端倪来,跑出来斩妖除魔,方靖只能暂时收到棋子栏里,这馄饨和小镇上的其他吃食就只能我独享了’

    方唐美滋滋的想着,全然忘了方靖作为尸鬼根本没有味觉尝不出咸淡,对他来说本就没有美食可言

    看着摊主的操作,他突然一愣,下意识摸了摸裤子口袋……哦他身上穿的早已不是牛仔裤,没有口袋这玩意了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点了单之后才想起自己身上根本没有钱!

    站在小摊面前,方唐感受到了最深切的尴尬

    他扫了一眼其他人用来支付的钱币,看上去就是寻常铜钱,但架不住他没有啊!

    总不能吃霸王餐,或者偷别人的钱来付账吧!

    方唐将神识探出被自己解决的几个家伙的储物袋里开始搜寻,之前搜刮了有价值之物后里面还留了些他都没仔细看过的零碎玩意儿,或许其中能有抵押之物也说不定

    终于,方唐在唐合分的储物袋里找到了一些金子……这玩意儿在修行者看来除非有大量作底提炼出金精这类灵性物质来,这么些许根本毫无价值,但此时却正好解了方唐的急

    经此一事,方唐也意识到了自己跟普通人之间已有鸿沟,吃完馄饨也没心思再去其他地方闲逛,从储物袋里取出一颗红色小球,掐了个法决便静观其变

    卫太中既然让他千里迢迢来这一趟自然不会让他还要自己去凡人中调查自家血脉是否还有流传,这小球中练入他从自己尸体上取出的一部分血肉,以此引之,若周围有他血脉相连之人存在,自会有所反应

    很快,小球发出微弱红光,方唐露出笑意

    “卫前辈还有血脉流传在世,倒是不枉我跑这一趟!”

    将小球攒在手中,方唐神识散开,将整个小镇囊括其中,顺着小球血脉牵引很快就找到了目标

    有了神识之后,方唐的侦查手段也算是真正能够拿出手了,相较于之前以尸魁形成简陋感知圈侦查只能“看”到气息的方式,现在的神识则让方唐意念一动就能将周边场景尽数纳入脑海之中,不说分毫毕现,却也能纵览全局

    “倒是没想到卫前辈的血脉发展至今居然过得还不错,看来是不用我多事了……”

    隔着小溪远远看着对岸那门口有着护卫的院子,方唐摇摇头正准备离开却眉头一皱顿住脚步

    “怎么会有一丝阴煞潜伏在这家主、夫人、儿女身上,有人对他们动了手脚!”

    神识探去,方唐眉头皱起,离意顿时消散

    卫太中既然嘱托他前来一观后辈是否安然,遇到这种事他自然不能一走了之

    “那卫家几人在阴煞之气的侵蚀下生机渐渐虚弱,我若不来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重病而死,对凡人动手脚,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

    眼中煞气一闪,方唐随意寻了个茶摊坐下,神识如水泼出,朝那卫宅倾泻而去

    “这敛息法门有点意思,居然完全看不出来修为在身……不对,此人就是根本没有一丝修为,江湖骗子也能驱使阴煞之力?!”

    这下轮到方唐吃惊了

    念动之下,神识倾泻而出,确实轻易循着那阴煞之气的联系找到了动手脚的人,本以为是祸害凡人的散修,却不曾想竟是个凡人

    方唐皱了皱眉:“卫前辈不愿我打扰他后人,那便晚上去擒了那人问个明白吧”

    ……

    夜半三更,黑云遮月

    方唐运转法术融入黑暗中,敛去身形,飘入卫宅,熟稔地穿过几个房屋直接来到一个屋子面前,推门而入

    就见屋里一老道盘坐于床,面色青白,满头冷汗,此时见方唐突然闯入惊醒之下神色一怔:“你是谁……”

    下一刻反应过来,正要大喊,就见面前的之人大袖一挥,便没了意识栽到过去

    走到这人面前,方唐打出一道法力落入其体内,翻了翻从其床头暗格里的书本,片刻后面露恍然:

    “原来如此,这老头居然是以阴煞为种子试图踏上修行之途……那留在卫家几人体内的阴煞却是以他们生机为供养,缓解阴煞之酷烈,只待他们一身生机尽数被阴煞消磨后,他们体内的阴煞种子也将成熟,变得温和”

    “这时再将其吸纳,便能让老头这种资质不济者自生气感,凝结法力,踏入道途”

    “这……廉价版道心种魔?”

    强烈的既视感让方唐有点哭笑不得:“可这未免太过粗糙了点,阴煞之气虽然相对常见,但却何其危险,一个凡人敢以此为基进行修行怕不是嫌命长?!”

    实际上,就这老头的情况也根本撑不到卫家几人体内阴煞之力温和的时候了,他体内那所谓的阴煞种子他根本控制不住,他一身生机早已被消磨到了极限,不出两个月就要暴毙而亡

    不过落到方唐手上,他也不用等到那时候,可以早点去阎王爷那报到了

    “以无辜之人为鼎炉,你该死!”

    查清楚了原因,方唐便去替卫家几人抽出了他们体内的阴煞之气,各自喂了一颗灵丹,弥补气血

    并将卫前辈所留财物放到了卫家家主的床前,之前方唐吃馄饨时差点没钱付账也没想过动用这些财物,带在身上没任何意义,不如留给他们

    然后趁着夜色,将这老道带离卫宅,到野外扬了个干净

    做完这些,方唐便飘然离去

    至于卫家醒来后见那一地黄金和发现老道失踪的一系列反应,就与他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