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五十五章 此事没得商量!
    “如此一来,突破筑基就只差半步之遥了!”

    住处中,方唐睁开眼,欣喜之色一闪,慢慢说道

    这已经是在卫前辈故乡完成嘱托的两个月之后了,一经回宗,方唐便埋头苦修,直到刚才他才将法力中最后一丝异气完全消磨炼化

    至此,一身法力圆满无漏,尽在掌握,若是方唐愿意随时可以突破筑基

    “但为了鬼将军的嘱托我还得再压一压修为,若是在这时突破筑基便失了了资格……而且若是鬼将军所言不虚的话,我只有进了那地方再行突破,才能达到最完美的筑基!”

    方唐冷静地想着,将一身活跃法力压下

    “不过就算不能突破,我战力在其他方面的提升也是不小,配合【爆】字咒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爆发出不逊于筑基的战力,应该也足够应付了”

    “更何况,还有方靖抄底,同样不惧他人手上可能存在的超阶底牌”

    之前出去一趟,方唐两次越阶杀敌,【灵点】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

    回来之后通过刷新卡池,他手下的尸魁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早就接近“一品上”的棋子尸狼,方唐在将其刷到“一品上”之后就不再购买,反而将灵点留了下来,用来购置其他棋子

    无他,这玩意儿在实战过程中的作用实在太低,方唐已经不想在上面浪费灵点了

    而数次挖地道,帮助方唐出奇制胜的尸鲮鲤也被方唐提升到了“一品上”,只可惜这类棋子似乎颇为稀少,直到最后灵点用完,也只是额外增加了两只“下”品阶的尸鲮鲤,能起到些许辅助作用

    像尸虫、尸鼠、尸鹰、尸雀这些都被方唐刷到了“一品上”,而且都在两只以上,“中”、“下”品阶的同类尸魁更是不少

    经过虎妖一役之后,领悟【爆】字咒的方唐才发现这些相对灵活,体积较小的尸魁在利用得当的情况下,所能发挥出来的作用竟远超尸狼这种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

    现在方靖晋升筑基,在消化虎妖精气后修为直逼中期,体魄力量更上一层楼,攻坚、肉盾有他一人即可,尸狼这类游走辅助根本派不上用场,现在将其刷到“一品上”也是抱着什么时候让其来一手自爆卡车的想法,不然根本舍不得珍贵的【灵点】

    更何况现在有了【爆】字咒的配合,这些小型尸魁,完全可以看做是一个个的活体炸弹,只要黏上了没能马上甩脱就有被直接带走的可能……虽然奢侈是奢侈了点,但其威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危机四伏的情况,你压制修为不去突破真的可以么?”

    方唐完成修行后,方靖听到声响也从修行中醒来,说话间不无担忧之色

    “可九幽大誓都签了,好处也拿了,鬼将军的嘱托我却是必须得完成才行啊!”

    方唐叹了一声,有些无奈

    和鬼将军的合作让他的实力进入了高速发展期,习得拳法、道法、阵法变换,更收获了一堆炼气期都用不上的高阶灵物,可到了这时却成了他更上一层楼的束缚,一饮一啄,谁又能说得清呢?

    除了这一层之外,鬼将军当初还给方唐透露了一层,这同样也是他坚持到时再行突破的原因之一

    “只有顺着嘱托进入那处,我才有机会完美筑基……为了将来走得更远,搏一搏,又有何妨?”

    “可那常伟又要如何去应对?他已经派人上门数次,再是不成恐怕他就要亲自动手了!”

    方靖一脸纠结地说着,也不知道那常伟是什么毛病,非看上了他,要将他收做尸魁,若非牵扯颇深实在不可轻动的话,他真是弄死常伟的心思都有了

    明明几次出场机会他都伪装成一副没有灵智的模样,力量也仅仅比寻常尸魁胜过些许,实在没太多可称道的地方,也不知怎么就被盯上了

    先前来硬的没成,现在又来软的,几次派人过来试图协商,以利益换取,却均被方唐直接回绝,这般下去恐怕纵使是有易佰震慑那常伟也要恼羞成怒了

    且不说方靖早已成了方唐最大的底牌,光是方靖作为方唐亲哥的身份,方唐也没可能将他交给常伟,这事一开始就是没得商量的

    “若是尸鬼有天资的话,你的资质绝对是天才之属,远在我之上,那常伟执着于你或许是他有着什么观测秘法,一眼便看出来你的特殊也说不定……”

    方唐却看得开了:“但妥协是不可能的,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唰!

    正当这时,房屋的禁制被触动,方唐调出画面一看,登时两手一摊,看向方靖:“你瞧瞧你瞧瞧,说曹……咳,说什么来什么,待我去把那人给打发了罢”

    常伟手下的管家又来了,不同于那几个被方唐俘虏签下九幽法契的家伙,这位管家可是常伟那位金丹长老父亲钦点的,自小照顾常伟长大

    其修为更是达到了筑基层次,更胜常伟本人一筹,几次过来被方唐拒绝,此时望去其面色阴沉,完全就是一副来下最后通牒的模样

    但方唐却并不在意,说着他便起身出屋,就那么站在门口也没有让对方进门的意思,只是带笑问道:“不知前辈此番前来有何贵干?”

    这管家一身锦袍,两鬓发白,带着中年独有的那份成熟气质,可其神情间的冷厉却让他整个人一下就阴冷起来

    他打量了方唐一眼,眼中惊讶一闪而没,冷冷开口:“方唐,废话我也不想再多说了,你到底愿不愿意将那尸魁交换与我?”

    “我家公子仁德,观你炼气圆满筑基在即,愿以此上品灵池珠交换你那本命尸魁,只要你换了,此前种种公子非但会既往不咎,你也将获得公子的友谊”

    “你……可得想清楚了!”

    看着眼前这位身上散出筑基威压的管家和他手中的灵池珠,方唐仿佛感受不到威压般,只是笑了笑:“常公子好意我心领了,可他想要的尸魁除了是我的本命尸魁外,更是与我血脉相连的亲哥……”

    “此事没得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