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六十章 说话如放屁的易佰
    出了宗门,方唐架着黑云朝某个方向急速而去

    “几处有特殊灵光突显,灵气波动异常,需要弟子马上去现场勘查?”

    “我寻思这种事万一要是什么宝物出世之类的机缘,那不就便宜我们这些最快感到现场的弟子了么?”

    方唐翻看着卷宗,一边吐槽着看到下面一句,话头才一下止住

    [已有筑基长老前去探查过,但灵气水平不高,故派炼气弟子前去勘查半月以上,收集灵气波动……]

    果然是不可能有这种好事上门的啊

    方唐撇了撇嘴:“好在耗时并不长,若易佰按照承诺拖住了常伟的话在大比之前应当能够赶回来”

    “易佰虽然答应,但他的话也不能全信,而且也难保常伟以其他手段应付过去,又或者他会派那位管家前来追杀你我,这却是需要小心防备的”方靖冷静提醒着

    方唐点点头应和道:“你说的倒也没错,虽然我当时完整的说法是让易佰连常伟和他那管家一起拖住,但这种事情实在太容易出现漏洞,就算那管家或常伟随便给个托词不和易佰耗下去,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是以他始终没有放松警惕,神识一直维持着对四周的监视,尸魁也放出在更远的四周环绕戒备着,全方位地防备可能出现的敌人

    没办法,若是只有常伟一人或者管家一人的话,方唐其实也不怵他们什么,毕竟有方靖这一筑基战力在怎么着也不会输太多

    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苦修,在方靖尸气辅助下方唐的铁尸功也即将步入小成境界,如今他全力运功之下体魄坚若钢铁,无论是力量还是防御力都远胜从前

    加上【尸】羁绊带来的【巨力1】加成,实际上方唐的肉身战力已经不输于一般筑基初期的体修,和方靖配合之下决计不是一个敌人就能拿下的

    然而令方唐意外的是,他一路上真的没有遭遇到任何一个敌人存在,期间甚至还对几个偶遇的修士异常戒备,要不是对方直接离开根本不管他,差点他就动了手

    直到他来到任务地点附近,一路戒备的方唐神经紧绷得几乎让他有点不堪重负

    以至于他心里都忍不住想:“难不成易佰真将常伟那边完全拖住了?还是这调令真不是常伟阴我,而是宗内正常任务调度?”

    但很快,方唐就摇摇头,继续戒备

    ……

    “如果说我是敌人的话,之前那么长的距离都未动手,那么多半会推测猎物一路戒备到了任务点多半会心神放松,这时就是最好的突袭机会……”

    听着方唐有些神神叨叨的话,方靖都无奈了

    类似这样的话,他也差不多听了一路,都快听吐了

    到路程中段时,第一、二、三……次遇到路人时,经过一个势力附近时……

    遇上各种情况,方唐都会将这大意相差无几的话说上一遍,然后对周围更加戒备

    “你现在的样子就跟你当初和我说的那个复什么机一样……我开始相信人类的本质真是那玩意儿了!”

    方靖一脸复杂地说道,其实他也没有放松戒备,但方唐这样子他从未见过,实在太好玩了

    “那叫复读机……”方唐瞥了一眼自己这亲哥,“这调令来得蹊跷,就算真不是常伟也有可能是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人设局害我,不得不防,还有一段距离,到了任务点铺开阵法就好了”

    阴尸宗也不是那么没人性,至少给你个任务要你在这么个荒郊野外待半个月以上,他还租借给你了一套阵旗,虽然其更大作用还是在记录周遭灵气波动上,但也有防护之用,也算是能让弟子多几分自保之力了

    “如此也好”

    方靖点点头,没再调笑方唐

    又飞了一段路,眼看着任务点近在眼前,感受着空气中那奇特的灵气波动,方唐一直提着的心也渐渐放回了胸腔

    此时周遭一片开阔,有敌人埋伏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但天不遂人愿,就在方唐距离任务点仅有一小段距离之时,突然他和方靖神色齐齐一变,正要后撤,目光便看向一处

    刹那间,天际浮现一道血色尸影,气息血腥恐怖,合身一扑,朝二人袭来

    “定!”

    没有半点犹豫,方唐抬手一指,口中发出拗口音节,

    与此同时,方靖咆哮一声,纵身一跃,身后似有虎啸相伴,早已和常人无异的双手瞬间变得锐利狰狞,膨胀一圈,弹出手爪,如猛虎之掌

    回宗如此长时间,神魂力量质变的方唐对九幽文的掌握再度提升,除了【爆】字咒之外,又掌握了一道极为实用的【定】字咒

    这玩意儿当然不如神通【定身咒】从规则层面对目标进行最彻底的锁定那般神异,实际上仅是以神魂和法力撬动九幽之力,对目标进行束缚,效果依旧由方唐本身的力量所决定

    此时,【定】字咒出口,方唐神魂之力如流水倾泻而出,抽得他面色一白,但也将那血色尸影成功定住一秒近两秒,也令其虚幻的身影一下凝固

    这就给方靖创造了机会

    没等那血尸挣脱,方靖便已飞身而上,手爪尸气凝练,裹挟巨力猛地挥出,直接穿透血尸身躯,在其身上撕裂出一个通透的恐怖裂口,整个身躯倒飞而出

    不仅如此,就在这接触的一瞬,那血尸身躯以方靖手爪撕裂之处便猛地萎缩一圈,仿佛一身精血都被抽干了般,气息顿时跌落一截

    噗!

    “伤我血煞尸,你找死!”

    吐血声传来,不远处一个声音怒吼着

    “管家一起上,杀了方唐,将那尸魁制住!”

    听到这,方家两兄弟也算是反应过来了,合着常伟跟他管家早就在这埋伏他了么!

    那易佰答应拖住他们是答应了个寂寞吗?!

    说话跟放屁一样,还好劳资没信你!

    方唐心里怒吼着,就见那嘴角带血,恼怒异常的常伟,和他那面色阴沉的管家从不远处虚空突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