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六十一章 咒言连发
    阴尸宗,尸山,大殿内

    “常老头的儿子带着他的管家早方唐一步出宗了,你不是答应了那小子为其拖延住么,就是这么个拖延法?”

    “我不过问,你就真不能帮他从那任务调令中抽身出来么?”

    看着下方的易佰,尸众淡淡说着,“为师,是怎么吩咐你的?”

    三句话出来,哪怕尸众语气始终如一,易佰那看似平淡的僵尸脸上还是有冷汗浮现

    他恭敬拜下,冷声说道:“弟子私以为,方师弟还需磨炼,否则不值得师尊一番看中!”

    “若连常伟这区区二世祖的刁难都无法应对,又如何配得上当师尊的弟子!”

    尸众深深看了这跟了自己最久的弟子一眼,哪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有些事却不可能与其言说

    他眼中似有杀机闪过,身后异象流转不息,半响,却只是幽幽叹了口气:“罢了,就看方唐的实力与运道吧”

    不过一个炼气弟子,就算没了,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去等下一个合适的人选

    ……

    “没想到你区区一个炼气修士居然能培育出如此强大的尸魁,只是一招就将我血煞尸重创……甚至苏醒了灵智!”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完美了!太完美了!”

    “只要将你炼做阴煞尸,补齐我四煞尸的最后一煞,我四煞尸功必能迈向小成,筑下上品灵台!”

    前一刻还是恼怒异常的常伟,看向方靖的目光又变得火热无比

    那火热,充满占有欲的眼神,让方靖眉头直皱

    他一边说着,收回遭到重创的血煞尸,身后两道尸影飞出,朝方家两兄弟攻去

    而在他怒吼出声之时,管家早已率先动手

    就见那身着锦袍的管家眼中冷芒一闪,脚下一踏,云气猛地炸开一圈,势若雷霆砸向方唐二人

    面对这般强敌,方靖不避不闪,尸气涌动,凝练于双爪之中,哪怕修为被限,也可最大限度发挥出自身战力,纵身而上冲向管家

    “不是逃跑而是靠近我么?”

    管家眉毛一挑,露出狰狞笑意,衣袍猛然炸裂,露出其内流动着黑曜石光泽的身躯

    他所修行的功法正是能够组成五行尸拼图之一的【岩尸功】!

    只见他拳头高高扬起,法力在上面凝聚,尸气和土行灵力交融,身躯骤然膨胀,化作一狰狞漆黑的石头巨人,绷紧的拳头也向下砸去

    “散!”

    拗口古怪的音节从方唐口中跳出

    无形力量,作用在管家身上,令他沉凝在周身的力量不受控制的消散部分,巨大身形一矮,顿时将他气势一阻

    就在这时,方靖周身银黑相间的金属光泽浮现,手爪再度胀大一圈,如同钢铁浇筑的虎爪,身后咆哮虎妖再度浮现,挡在方唐身前,将那恐怖黑石巨拳直接拦下

    砰!拳爪向撞,猛地发出闷响,血光随之乍现

    方靖身躯倒飞而来,在方唐面前稳住身形,手爪上黑石血光缭绕,呈现出不正常的弯曲,却在快速恢复中

    可管家化作的黑石巨人却猛地发出咆哮,那硕大的拳头竟直接被方靖剜去大块血肉,露出其内苍白骨节

    那干枯血肉落下,在半空就碎裂成了细小石块,飘散而去

    “一起动手!”

    这时,常伟的另外两具煞尸也攻上前来,一左一右,与正中的管家一同向方家两兄弟发起攻击

    血煞尸被方靖一击重创已经被常伟收回,此时攻上前来的两头却分别是火煞尸与水煞尸

    这两种尸魁生成条件特殊,需得是烧死和淹死,带着满腔怨念死去方有可能生成

    只见那火煞尸,周身赤红火煞涌动,却全身都是烧得血肉模糊的痕迹,狰狞骇人

    水煞尸,一身皮肤被水浸得发白,身上永远都在滴着水,每个毛孔中无时不刻都在向外渗着充斥水煞力量的水珠,滴答滴答,汇聚成流滑落后又环绕身躯流回体内

    两者同时出现,气息相冲,煞气之重,若是心志不坚者便是往上一眼都有可能心生摇曳,转头就逃

    “你对付大的,这两个我来!”

    方唐咬牙说着

    要是不说,恐怕方靖就是玩命都不会让他们靠近他,这绝不是他想看到的

    “好!”

    方靖答应一声,背后咆哮的斑驳虎头直接投入他体内,一身黑银光泽透出坚不可摧,又充斥尸气死意的意味,手爪挥出迎上暴怒的管家

    这边方靖与管家正战得火热,另一边方唐却陷入了苦战

    两头煞气截然不同的煞尸合围上来,一炽热,一寒冷,对冲之下让方唐几欲吐血,铁尸功运到极致,方才将这压下

    “定!”

    没有选择,方唐同时向两头煞尸施展【定】字咒

    与此同时,早已招出的尸雀身躯小巧,振翅之下如嗖得飞出朝他们发出自杀式袭击

    更为渺小不已被发现的尸虫在方唐的指挥下朝常伟飞去

    “散!”

    “爆!”

    一连使出三道九幽咒言作用在比自己阶位更高的存在身上,方唐一身法力与神魂之力开闸泄洪般飞快流逝,面色苍白如纸

    但所幸,达成战果不差

    【定】字咒令两具煞尸攻来的身形一滞,紧随而来的【散】字咒就令他们周身缭绕的火煞、水煞之力消散大半

    而在这时,发出自杀式袭击的尸雀然已飞到他们身边,奋起尖锐鸟嘴,穿过削弱大半的煞气,一头扎进了两具煞尸的胸腔之中

    【爆】字咒,适时地来了!

    面对这般强敌,方唐不敢有半点藏拙,两具尸雀具是炼气巅峰,此时在【爆】字咒激发下轰然炸裂

    轰!轰!

    一切都是在短短两息时间里完成,尽管这时这两具煞尸已经挣脱了【定】字咒,但还没来得及向方唐发起进攻,尸雀便已在他们胸口炸开

    一开始,【爆】字咒并未撼动这两具煞尸体内的力量,但随着两具炼气巅峰尸雀的爆炸,直接就将他们胸口炸出一个前后通透的大洞,那肆虐的力量也扫乱了煞尸体内凝练的澎湃煞气

    这时,【爆】字咒的力量终于生效,随着松动的煞气被激发,火煞尸与水煞尸周身煞气狂涌,不断炸裂,躯体的破坏还在其次,炸裂流逝的煞气却使他们力量损失严重

    噗!

    常伟又是一口血狠狠喷出,趁着这时,尸虫悄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