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六十二章 占优?
    四煞尸功在阴尸宗的传承体系中,也是属于更高等的秘传功法,虽都为【功】级法决,但却远胜【铁尸功】、【岩尸功】之流

    其蕴含法理精深,修行更是要求苛刻,需炼化四头煞尸为功法支柱,凑齐四煞尸构成体系便能小成,推动修为向灵台境迈进,至少能立下一座中品灵台,若是积累深厚或构成体系的煞尸品质极高者,便是以此立下上品灵台也有可能

    随着功法精深,达到炼符境后,四具煞尸会被炼化成尸影,融入法符,虚实随心,无论是加持自身还是放出对敌都极为实用

    但在四煞尸未成之前,这功法就相对疲软,相较于其他功法,对修士战力的提升相对有限

    而且,未得四道支点平衡,煞尸之间气息的矛盾也会令其各自受到影响,表现出来的战力甚至可能不及单个煞尸为被炼化前的水平

    甚至于还会卡死修士修为的晋升,哪怕法力积累到了,未成四煞尸也会不得寸进……

    这也是常伟对方靖如此执着,如此渴求的主要原因

    在当初看到方靖之前,他已经以四煞尸功自带秘法搜寻过诸多尸魁,但始终不是很满意,若是以它们作为最后一具煞尸,恐怕就没了半点立下上品灵台的可能

    而方靖的出现却给了他成就上品灵台的希望,秘法检测下,方靖的资质甚至远胜他已经炼化的三具煞尸,若能得之,必能为他更进一步打下基础

    包星只是手下的小喽啰罢了是死是活,常伟根本就不关心,就算是为了脸面也不可能,亲自为他报仇

    可方靖的存在却事关他自身道业,便是再执着也不为过,更别说不顾易佰的面子亲自出手对付方唐这个炼气小辈了!

    然而常伟怎么也没想到,自以为是探囊取物般轻松的一次出行,竟在这炼气小辈逼得屡次吃瘪

    血煞尸埋伏还未动手被识破,一个照面就给打成重伤

    那被自己看好尸魁也开了灵智,和管家硬拼非但部落下风,而且还伤到了管家

    连自己火煞尸与水煞尸同时出动,水火相冲,煞气冲天,都被那方唐不知以什么手段莫名制住一瞬,又以尸魁引发爆炸,煞气狂乱流逝,重伤之下,气息狂跌

    若说四煞尸功有何不足,其最大的弊端就是煞尸与修行者之间,远胜寻常【控尸术】,紧密异常的联系

    像以【控尸术】种下烙印控制的尸魁,除非死亡,对其主人而言没有半点影响,而四煞尸功炼化的煞尸却在功法作用下与修行者本源相连,煞尸受伤若涉及本源,则必将反噬修行者

    此时,常伟三具煞尸先后遭到重创,血煞尸被方靖一爪破膛吸走大量精血,水、火煞尸又被方唐以【爆】字咒引爆体内煞气,一身煞气失控,飞快流逝,直接牵连到了他本人,令他遭受不轻的反噬

    这三具煞尸强吗?

    不得不说,三具煞尸战力在筑基初期也是不弱的那批!

    它们的目标偏偏是方唐这掌握了超纲法门,又喜欢玩活体炸弹的家伙,九幽咒言诡异艰深,不通九幽文者甚至连防范都无从防范,咒言一旦临身便轻易生效

    若非他们力量层次高于方唐,恐怕方唐都不用以尸雀做为引子,光是【定】、【散】、【爆】三字咒言都能让两具煞尸瞬间爆炸,失去战力

    此时,水、火煞尸体内煞气爆发,煞气本源流逝,常伟正是遭受反噬之时,几只尸虫悄然向他袭去

    连发三道咒言,同时作用在两具筑基尸魁身上,虽战果非凡,但方唐神魂、法力也被掏空了近八成,正是内里空虚之时

    好在两具煞尸遭受重创,煞气本源流失严重,事关自身道法根基常伟也不敢冒险,念头一动,就将他们召回,又再度招出血煞尸,三具煞尸护卫在自己身侧,既是及时运使功法稳定煞尸的状况,也是用以防备方唐接下来的进攻

    这样一来,三具煞尸煞气勾连,下意识的防备却直接将悄然接近的尸虫给挡在外面,难以靠近

    尸虫虽为炼气后期,但体型过于渺小,在三具筑基尸魁的煞气面前,恐怕刚一靠近就要被煞气消磨成渣

    就连刚刚方唐以尸雀进行活体炸弹之时,也是先以【散】字咒削弱水、火煞尸周身环绕的煞气,然后才让尸雀攻上,否则光是它们的护体煞气都有可能消耗尸雀大半的力量,甚至无功而返

    “你区区一个炼气,怎么可能有如此手段……”

    常伟将嘴角鲜血抹去,望着方唐的目光又是愤怒又是不敢置信,眼底身处还不自觉的涌上贪婪

    方唐一个炼气修士借由这咒言都能造成如此丰厚的战果,若是能将刚才方唐所使咒言夺过来,以他如今筑基层次的力量去驾驭,又会是何等强大?!

    而这时,方唐用以偷袭的尸虫被挡,一身力量消耗近八成的他也拿不出更多的手段,只是目光死死盯着常伟,手中抓着两颗灵石,争分夺秒地恢复着法力,并控制其他尸魁进行或准备退路,或伺机进攻

    炼气十二重构建法力内循环之后,确实是有生生不息之意,但这消耗若是太大,恢复也需要一定时间,若无外来补充,则时间更长

    “管家!”

    念头转动,常伟面上突地浮现一抹狠色,手里骤然多出一块铭刻着繁杂花纹玉符

    没有半点犹豫,上一刻还寸步不让和方靖拼杀在一起的管家一拳将方靖逼退,自己飞身连退,直接落回常伟面前,将他挡在身后

    见此,方靖神色一变,也不追击,同样直接退回到了方唐身前,将他护住

    两人拼杀许久,身上皆有伤势

    方靖一对虎爪都隐隐出现了残破,但他作为尸魁身上伤势虽看着骇人,但在几次攻击中他都以天赋神通【嗜血吞元】吸纳了管家不少精血元气,一场大战下来,他的气息竟没有跌落多少

    反观管家,一身多处深可见骨的抓伤,大部分抓伤附近血肉枯萎,力量不显,整个气息浮动,显然是受损不轻

    这么一看,在刚才的战斗中,方靖竟是占优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