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六十三章 空间裂缝
    方靖与管家的战斗占优

    方唐虽然一身力量消耗八成,此刻然已没了多少力气,但奋起全力之下也重创了两具煞尸给常伟带来了不轻的反噬

    这么一看,常伟和管家二人作为境界更高的一方居然反倒是吃瘪

    但事情真的这般简单吗?

    筑基修士已开辟丹田气海,法力之深厚根本就不是方唐这等炼气修士所能比拟

    此时方唐已经掏空了自己,方靖倒是还有再战之力,但常伟虽遭反噬但本身力量却未损多少,管家所受更是大多都只是皮外伤,就算被方靖掠去了精血,相较于他炼体积累却不足以损害其本源,战力依旧还在

    而且,他们二人可还未动用法器

    当初连上品法器常伟都说赐就赐给了包星,要说他身上没有更高等的灵器,方唐说什么都不信

    一旦动用,恐怕方家两兄弟就再难抵挡,好不容易打下的优势就要被镇压下去,很难有一战之力

    那两把上品法器飞剑,方唐连拿出来的想法都没有

    如此看来,方唐、方靖他们虽一是占有,但却根本没有真正改变战局,他们已经倾尽全力了,对方却只是因为疏忽大意才吃了个暗亏,一旦认真就要被其击杀

    常伟突然唤回管家,手中掏出一个玉符的行为,无异于是向方唐宣告战斗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逃!”

    半点没有等着常伟激发玉符再硬拼一把的想法,方靖刚一落回身边,方唐搭上他的肩头就立马以双方联系传递出这意思

    然后,满脸狠色的常伟和目光冰冷的管家就看到了方靖突然消失,而方唐被灵光一裹,瞬间朝着远方激射而去的场景

    其速度之快,根本没有给他们半点反应的时间,常伟手中的玉符才激发到一半,威压散出,正要飘飞而起,却就此猛地停滞

    “快追!”

    愣了一瞬,常伟和管家一同反应过来,身上遁光一裹,立刻追向方唐

    “那小子所用符箓不过是一品纵地符,纵使速度再快,持续时间也极为有限,绝无可能将我等遁光甩开!”

    追索中,管家一脸阴沉地说道

    他一个在常伟之父还是筑基修士时便跟在其身边,经历不少风雨的老江湖,今天居然在这么两个小修士身上吃瘪数次,现在眼睁睁看着方唐逃离更是恼怒不已,实在令他心火难消

    “待抓到那小子,我定要让他尝尝燃魂灯的酷刑!”

    常伟比管家也好不到哪去,此时他已将遁光催到了极致,对方唐的杀心强烈到无以复加

    竟敢如此戏耍他,让他擒到了,定要让方唐受尽酷刑而死

    这两人愤怒归愤怒,但有一点他们说得很对,纵地符的灵光是没可能将筑基修士的遁光甩开的

    晋升筑基后,修士法力质变,可祭炼煞气为护体灵光,遁光则是这灵光的延伸,其飞遁速度绝非一张纵地符能比

    其实方靖也能祭炼类似的东西,但以他们二人如今的情况,却无从去寻合适的煞气来炼化

    或许方唐趁二人不备,纵地符灵光一时爆发能够逃出一段距离,但随着后力不济,很快就会被遁光追上

    方唐对此心知肚明,也暗自焦灼,正欲放出方靖让其动用当初在古战场中老师教授的燃血遁法,以燃烧自身本源,换取飞遁速度

    也只有本质为筑基中期尸鬼的方靖运使这一法门,才能爆发出足够快的速度,不然方唐也不必在奔逃时还得冒险临时将方靖放出来了

    “希望突然多出一个人不会把这层灵光撑破吧……”

    方唐喃喃一句,正要将方靖从棋子栏放出却突然神情大变

    透过濛濛灵光,只见周遭整个天地开始隐约浮现截然不同的景象,时虚时实,与现实重叠

    周遭的灵气波动更是透出难言的诡异,灵气浓度开始直线上升,隐约、透明如裂缝般的东西时隐时现,透过裂纹则能望见其中截然不同的地域形貌

    此情此景,仿佛有另一个空间正缓缓穿过虚空要落下来,将天地都撑出了裂纹一样

    “不是说派人来检查过没有问题么?!你们这些做事不上心的混蛋活该漏了机缘啊!”

    方唐口中满是幽怨大喊着,额头冷汗唰地一下流了下来,此时此刻,他真是恨不得将最开始来此地勘查的筑基修士给掐死

    此番场景的类似描述,方唐也曾在典籍上看到过,若是他猜测不错,这正是秘境重新降临与主世界产生纠缠时才会发生的场景

    秘境降临本是好事,但此时此刻,一直隐于虚空乱流中的秘境重新回归主世界,其界域之力于主世界的冲突还需一定时间才能缓和下来

    在这时,整个秘境降临区域受到两个世界界域之力的冲突,将制造出无数大小不一,生灭不定的空间裂缝

    这些裂缝是通往两个世界的通道,但由于界域之力的不稳定,它们随时可能生成,也随时可能消失,若是粘上,恐怕立刻就要被空间之力切成两半

    实在危险至极!

    面对这番变故,方唐甚至都身后追来的两个筑基修士算不得什么,若是纵地符能够控制的话,他觉对不会犹豫转身就朝来时的方向逃窜

    在这样的危机面前,他似乎忘了,秘境堪比一个小世界,哪怕此时只是显出一角,可就他逃窜的这点距离,又有多大可能会在秘境降临的区域之外呢?

    纵地符灵光只能朝一个方向疾驰,不能拐弯,方唐心惊肉跳地看着一个个生灭不定的空间裂缝,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尚未等他做出反应,他面前便突地浮现一道透明裂缝,距他不过三四米之遥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见此一幕,方唐目眦欲裂,就在刚刚他亲眼看到一头小鹿被一道骤然收缩的裂缝切成两半,整个切面光滑无比,看得他汗毛直冒

    他一身法力狂涌,想要抗拒,但距离着实太短,一个“啊”字才出来,就一头栽到了那裂缝中,消失在了这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