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七十一章 心窍玄光
    “此子倒是有些意思,可为老夫的弟子……”

    不知是何处的黑暗深邃中,一双眼睛看着方靖提着死去的常伟浑身缠绕着白金光泽的姿态,声音苍老深沉,饶有兴致地说道

    这秘境之中筑基满地走,金丹多如狗,一个转角还能碰上元婴撵着你到处跑,又怎么可能会没有隐藏的强者存在呢?

    虽然因为秘境特殊环境的缘故,很多妖兽到了筑基、金丹神智都并没有多高,反而被野性支配,混乱不堪

    但这并不代表,其中没有开启灵智,真正掌握自己力量的强者

    更别说,除了这些世代生活在此的妖兽外,实际上在这秘境封闭之前还有其他强者曾经进入便未曾出去,随着秘境在空间乱流中潜修至此,多年未曾出现

    刚刚常伟毫不掩饰自身气势,还有方靖释放力量时引发的动静早已被诸多强者获悉,此刻不知多少双眼睛在方唐、方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盯着他们,也不知背后有何打算

    其实早在秘境受到主世界吸引,自行穿过空间乱流回返,形成空间裂缝导致方唐方靖两人进入其中时这些存在就发现了他们,只不过他们实在太过弱小,让这些强者根本就提不起兴趣

    直到刚刚,常伟和方靖毫不掩饰力量的战斗才让他们关注了一二

    “哼!老夫看中的弟子也是你们这些土鸡瓦狗能打主意的?”

    “滚一边去!”

    察觉到这些,苍老声音冷哼一声,无形力量横扫而出将这些各怀鬼胎的神识尽数扫灭,连道韵都给搅得粉碎,警告之意昭然若揭

    “切……老变态,你居然偷袭?!你丫不讲武德!”

    “区区一个小尸鬼而已,不看就不看呗,还当宝一样!就这?!呸!”

    “好你个老变态,老娘不就是看看戏么至于这么凶?”

    “哟!老僵尸护小僵尸了,就这……“

    被那苍老声音的力量一扫,绝大部分关注的目光销声匿迹,只剩几个声音骂骂咧咧,阴阳怪气

    给这老头听烦了,熟练地循着神识力量挨个教训回去

    “哎哟!”

    “你这老头下手也太重了吧!”

    “疼!老变态你耗子尾汁,劳资(老娘)早晚报复回来!”

    似是被打疼了,这几个声音色厉内荏地抛下句狠话飞快收敛力量,隐去行踪

    像是生怕说完跑慢了,又要挨一顿捶一样

    见此这些家伙的反应,苍老声音透出满意:“哼哼!跟老头子我横,待老夫正式收这小子为徒,贺礼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要是敢给差了,你们先自己耗子尾汁吧!”

    这话说出来,方才那些力量收拢得越发隐蔽,连原本残留的些许道韵都被彻底抹除,像极了凡人逃债时的狼狈模样

    察觉到变化,苍老声音嘿嘿一笑,顿了顿,又透出几分苦恼:

    “这鬼地方那么多年都没有外人进来,待到秘境和主世界界域之力契合,空间冲突消散后,秘境的界域之力也会将这小子排斥出去,虽然会由接引神光留在他们体内,可要是到时候他不进来了那可就麻烦……老夫好不容易碰上个这么合适的弟子,瞧那体格,瞧那底蕴积累,这另辟蹊径,延伸出自己道路的【铁尸功】也有点意思,嘿!这小子就是修我这门功法的料!”

    越看越满意,越说越心动,苍老声音啪地一拍大腿就要起身:“还是不等了,事不宜迟,今天就要让这小子拜师……”

    起到一半,他又有些迟疑:“唉,要不还是再等等,界域之力还在冲突应该没有那么快,之前都没注意,我再看看这小子的表现再说!”

    这……老纠结症了!

    …………

    方唐、方靖自然不知道在他们无法察觉的层面发生了这样的时,更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很多强大存在给盯上了……同样也无从得知,方靖已经成了一个老(老)僵(变)尸(态)眼中内定的弟子

    此时此刻,他们看着常伟的尸体,面色有些难看

    就在刚刚方靖将常伟击杀后,还未等他搜刮战利品,在常伟生机断绝的一瞬,随着方唐面板上浮现[灵点+117]的消息,其心窍中突得飞出一道四色玄光

    瞬息间爆发出难以抵抗的力量,将方靖轰得倒飞而出,一路鲜血猛飙,一连撞毁数块硕大山石和树木,周身白金力量凝练,奋力控制,才勉强止住了冲势

    至此,前一刻还是无敌之态的方靖,然已被四种截然不同却交融为一的煞气冲击、侵蚀得遍体鳞伤

    手脚断裂扭曲,全身各处尽是残留着各色煞气深深血洞,透出金属光泽的尸血止不住地从体内喷涌而出,周身白金之色趋于暗淡,不复刚猛姿态

    “敢杀我儿,我必要你不得好死!!!”

    随着方靖竭力抵住,那四色玄光变得暗淡的下一刻,一个暴怒的声音从中传出,随之猛地破空而去,消失在方靖、方唐他们的视野中

    他们看不到的是,在这玄光飞出天际的那一刻,便瞬间被另一道力量压成粉碎,不剩任何残余

    然后,就是两兄弟看着常伟尸体发呆的这一幕

    “他这金丹老子还真是有点意思啊,留了一道力量在他体内濒死地时候不发作,等人死了才被激发出来,这想啥呢?”

    方靖皱着眉头道

    他扭曲的手脚在尸魁强大恢复能力下已经恢复正常,身上白金光辉然却收敛起来,尽数凝聚在了身上各处血洞之上,以尽快将那些残余的煞气炼化驱逐

    方唐想了想道:“我们如今身处秘境,连那些金丹、元婴妖物都无法出去,他这道玄光多半也会受界域之力所阻,但也不知随着秘境与主世界重合,那玄光会不会遁出此界向常伟那金丹长老父亲传出消息”

    “或许更大可能是直接被那界域之力泯灭……毕竟界域之力的摩擦,区区一道金丹修士所留力量,根本没可能抵抗得了”

    “走一步看一步罢,若到时真惹来那金丹长老,咱们就得做好在这秘境死守不出去的准备了!”

    方靖摇摇头,低头摸索起常伟的尸体来:“还是来这家伙身上到底有什么好东西吧,没准就有丹药能解你的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