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七十二章 战利品
    就两兄弟在阴尸宗从无限制典籍中看来的见闻,是无从知道秘境的特性的,自然不知道作为秘境降临时的这些变化

    想要死守这秘境的想法根本无法实现,一旦秘境小世界与主世界之间的完成磨合,主世界力量倒灌之下,自然而然他们这些外来者就会被排斥出去

    到那时,虽然作为秘境降临之时最初一批进入此地的修士,两兄弟身上会被秘境留下印记,也就是所谓的接引神光,随着秘境小世界将主世界倒灌的力量协调消化后,便可以此返回秘境

    与此同时,完成同调的秘境小世界,其界域之力对外来修士的排斥也会随之增强,超过限制者亦将如当初浮山秘境一般,修为越高也将受到越强的排斥

    这么一来,两兄弟身居接引神光可以助高阶修士削弱排斥,进入秘境

    而且,这等烙印乃界域之力所化无法剥夺,阴尸宗为了利益只有可能保护他们二人,区区一个金丹长老的儿子死了又如何能与宗门利益相提并论?

    只要他们能在被秘境排斥出去后,在常伟那金丹老爹找到他们之前,先和阴尸宗大部队接上头,他们的安全就能得到保障

    然而,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更不知道那道玄光已经被老僵尸出手搅灭,消息根本传不回去

    当然这也没啥用,就算不知道老僵尸这一层,方家兄弟也想到了玄光被界域之力破坏的可能

    但常伟那老爹怎么说也是金丹修士,就算这段时间没怎么关心常伟的行动,一个命令下去手下自然有人能帮他查清事情真相

    常伟和管家是来追杀方唐才陷入秘境的,无论他在进入秘境后是死在什么东西手上,杀方唐肯定是没错的!

    是以,在那道玄光破空而去之后,他们二人心绪一下就沉重起来

    不同于这秘境中危险的妖兽,他们缺乏灵智,不去招惹,它们并不会死抓着两兄弟不放,小心一些总不至于要命

    但真跟一金丹修士结下血仇,那就截然不同了……正面对战都不可能是其对手,在这等情况下,对方若是不择手段,怕是方唐凑出一百种死法都还有余

    ……

    心绪虽然沉重,但对秘境了解不多的方家兄弟觉得有死守秘境这一条路可选,此时也没有想太多,反而兴致勃勃地在常伟身上搜刮起来

    “方才就是这幅内甲挡住了我的拳头么,正好你缺少保命之物,你拿去吧”

    还记得战斗中自己一拳被阻的事,方靖第一时间就将常伟外袍撕开,见得其中胸口位置有一浅浅拳印的淡金内甲,转头朝方唐道

    方唐自然不会跟他客气,接过内甲弹出一道法力,见其上金光浮现,其内禁制隐隐,竟也是一具灵器,当即满意点头,收好准备清洗一番再作穿戴

    这只是开胃菜,紧接着二人还从常伟腰间发现了之前那枚困住他们,阻拦他们逃离的灵器玉符,由于只有困敌之用倒也没被方靖损坏,倒是比那内甲品相要好不少

    “这便是常伟的储物袋了,希望其中有高品解毒丹吧……”

    方唐看着手中的精致小袋,由于主人已死,烙印随之消散,他的神识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轻松进入其中

    其内灵石,各色丹药,符箓不少,甚至于方唐还看见了四煞尸功的玉简,其身家财富完全不是方唐这种小弟子可比

    但那些都是其次,对方唐来说最有价值的还是救命的解毒丹!

    几番翻找,他眉毛一挑,终于面露喜色,法力一催手中多出两个小玉瓶

    “这小子身上不止有二品解毒丹,甚至连三品的都有,他那金丹老爹还真是舍得啊!”

    方唐忍不住感慨道,说罢又自嘲一笑:“呵!我说什么呢?以常伟的心性,没他老子大力的扶持又怎可能这般年轻就达到筑基层次,哪像我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无论在哪个世界,父辈所能给予的荫蔽都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后代所能达到的高度

    毕竟,能打破各种限制,争取到所需资源的天才总是稀少的,在任何一个资源有限的世界,没有父辈资源的供给,后代光靠自身努力或许连生存都成问题,更别说做出一番事业来了

    听见方唐的话,方靖拍拍他肩膀:“但他现在死在我们手上了!”

    “是啊,但现在他死在我们手上了!”方唐眼中泛起亮光,露出笑容:“我们就算只靠自己,也可以冲破阻碍,登上自己的道途!”

    方唐不再胡思乱想,当即说着:“事不宜迟,刚才战斗动静太大,怕是已经引来了不少主意,我们先找一僻静、安全之地,再服药尝试解毒罢”

    看着脚下常伟的尸体,方唐又道:“筑基尸魁我驾驭不了,任其尸变反而不美,还是你将其一身精血吸纳了吧!”

    随着时间推移,常伟体内沉积的尸气已经开始了对他的侵蚀,灵台道基也在崩解溃散融入这肉躯的边缘,若再晚上一些恐怕就要发生尸变

    “好!”

    亲兄弟之间也没什么好客气的,方靖点点头,眼中血色涌动,俯身下去褪去白金光泽的双手变得狰狞,重新生出利爪,捅到常伟心口,血芒泛起

    不消一时半刻,常伟的身躯便化作一具皮肤紧贴骨骼的诡异枯骨

    “哈……”

    方靖站起身来,嘴巴微张,发出满足的低吼,双眼四色煞气与白金之光交替涌动,渐渐淡去

    随着他将常伟一身四煞尸功沉淀下的精血吸收,同门功决的力量让他开始适应,身上被那四煞玄光轰出的大大小小多个血洞上,沉凝的白金之光对各色煞气的消解速度快速提升,以这般速度,应当不需要多久便能完全痊愈

    趁着方靖熟悉力量,方唐反手弹出一道法力将常伟枯骨碾碎成渣,又以法力一引将这骨灰尽数收纳到了一个罐子里

    万一到时候真跟常伟那金丹老爹碰上了,说不准还能起到点什么作用

    打扫完战场,方靖又去将那四具被他砸翻,现在又因常伟死去,本源破碎,力量飞速消散的煞尸收了,做完这些两兄弟毫不耽搁,转头遁回山丘隐蔽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