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七十六章 系统被发现了?
    两兄弟的窘迫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华丽宫殿一颤,大门猛地张开

    一个干瘦苍老的身影大步而入,气势霸道,道韵流转,死意寂灭中透出永恒不灭之感

    方家两兄弟下意识望了一眼便连忙转过头去,临了还对视一眼,皆是疑惑

    这老头说的宝贝徒弟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是你?

    怎么可能是我!

    那就肯定是你!/未必是我不成?

    淦!

    没等这俩人“队内语音”进行太久,那苍老身影几步进入大殿就开始咆哮

    “你这死婆娘抓劳资的宝贝徒弟到底想做什么?”

    “切!我看这小子也就你当宝贝了!老娘才不感兴趣呢!”

    “不感兴趣你抓他们作甚!”

    这老头若无旁人的咆哮着,哪怕一句看到方家两兄弟安然无恙地站在一旁,依然脾气暴躁

    “老娘自然有老娘的事要吩咐……”

    羽衣美妇毫不相让,但话说到一半却止住了话头

    老头一边说着,几步走到两兄弟前面,只留一个背影给他们

    “什么事还要让这小辈……等等!”

    不知怎的他同样话说到突然语气一变,仿佛在憋笑:“不会吧!你该不会是想让那小子去帮你找那负心汉吧!”

    “哎哟!你可别给我这老头子搞笑了……难不成你还想把女儿托付给这小子?!”

    话刚出口,方唐、方靖微微上瞟的目光就看到了那羽衣美妇面色一跨,瞬间变得煞气十足

    可这老头却视若罔闻一般,根本没把羽衣美妇难看的脸色当回事,反而因为自己的猜想得到印证突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吧!不会吧!你这孔雀怕不是在这天藏秘境待傻了,还是思春了,都被负心汉给甩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想着去找?”

    “这事要是让其他几个家伙知道,我看他们怕是要笑得境界都倒跌一层去!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了一阵,见羽衣美妇阴沉着脸却不多说,老头止住笑声,面色一肃:“孔玥,你真的想好了?”

    羽衣美妇点点头:“萱儿被压制了几百年,现在已经达到极限,必须破壳而出了……为了获得更好的成长,她需要找到她父亲!”

    “你看中了他哥哥,我倒觉得这小子不错,行事谨慎,性情也还算讨喜,配得上萱儿”

    听了二人对话的过程,方唐、方靖眉毛一挑也就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大概

    偷偷对视一眼,猜到自己二人怕是早就被这些隐藏在秘境中的大佬关注上了

    听了孔玥的话,枯瘦老头转过身来嫌弃地瞥了方唐一眼:“就这小子?就他这资质?和五行之道丝毫不沾边不说,比我这宝贝徒弟差远了好不!”

    这老头子一口一个宝贝徒弟,都未问过方靖的一句,听得方靖面色都垮了,脚底下离扣出三室一厅也不远了

    不过此时此刻,更难受的还是方唐

    你这话是人说的?!

    如此嫌弃,还一捧一踩,方唐差点没被气得抬起头来和这老头子理论!

    好在他理智尚存,知道这是自己惹不起的大佬,深吸一口气将心绪平复下去

    嫌弃就嫌弃吧,反正这老头是想收方靖为弟子,别来折磨我就行!

    心里如此想着,下一刻这老头突然说出的话语,却差点没给方唐吓得蹦起来

    只听枯瘦老头嫌弃完,顿了顿,语气多出几分意味深长:“而且你应当看到了,被这小子杀死的那些东西,连真灵都没逃过,尽数消失了吧?还有包括我这宝贝徒弟在内,他身边每一只尸魁身上的本源几乎都是正常尸魁的近两倍,若只是一头两头还能说是他善于培养,头头都这样……这小子身上古怪可不小啊!”

    “当然,我这宝贝徒弟必然是天赋异禀,和那些连灵智都未诞生的低阶尸魁绝不能混为一谈!”

    临了,枯瘦老头还不忘强调着方靖的优秀

    但此时方唐却根本没有心思去吐槽了,被枯瘦老头发现自己【修仙自走棋】面板特殊所在的他,冷汗如瀑,衣襟都沾湿了几分,一颗心脏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不过……哪怕是在这种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冒出疑问:

    ‘真灵?真灵是什么?’

    ‘难道【灵点】的真相就是生物的真灵转化而来吗?’

    念头一闪而过,方唐再次被秘密被发现的恐惧支配,正绞尽脑汁地思考着万一要是这大佬对自己起了兴趣,要如何才能脱身,就感受到身边站着的那人动了

    方靖一步向前,如推金山倒玉柱,径直朝枯瘦老头深深拜下

    然后,就听得方靖恢复清朗的声音落入耳中:

    “前辈在上,方靖愿拜前辈为师,随身左右,日夜侍奉!”

    “徒儿保证,我弟方唐绝无任何问题,恳请师父放过我弟!”

    通过羽衣美妇孔玥与枯瘦老头的交谈感受到不妙,还有身边方唐不安的他竟直接向那枯瘦老头拜师,想要以此提方唐争得一分生机!

    方靖突如其来拜师,令孔玥与枯瘦老头的话语一停

    孔玥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一下露出看好戏的模样

    那老头满脸受用,转过头看向方靖却硬是摆出一副得道高人的姿态:

    “你要拜老夫为师?”

    “虽然弟子还只见了前辈一次,但前辈死意寂灭与永恒不灭并存的道韵却令弟子震惊不已,心生仰慕,实在难以自制,莽撞行事,还请前辈赎罪!”

    方靖再次一拜恭敬说道,说完又是强调:“但我弟陷入秘境,实属无辜,若前辈觉得他资质不济,还请放他一条生路,助其离开秘境”

    “嘿!好你个小子,我看你根本就不是诚心想拜我为师,分明是想牺牲自己保住你弟弟!”枯瘦老头轻嘿一声,抬手指了指方靖:“你把老夫当什么了?吃人的恶鬼么?”

    “弟子不敢!仰慕前辈想拜前辈为师是真,弟弟更是我最珍贵之人,护其平安是我这做兄长的责任!”

    方靖头颅紧贴地板,五体投地,语气坚定地说道

    “方靖!”

    方唐眉头紧皱,握着的拳头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一步走到方靖身前同样朝那老头拜下:“我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又何须兄长为我如此行事,前辈若对我身上秘密有所想法,还请直接动手!”

    看着这兄弟二人,孔玥嘴角扬起,心里然已有了决定

    “呵呵!起来罢,我的乖徒弟!为师什么时候说过要对你弟弟不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