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七十七章 您这是给报酬,还是给嫁妆啊?!
    所谓关心则乱,正是如此

    这老头只是点出了方唐身上的异常,甚至都未表现出什么想法来,方靖就直接选择了上前白给,丝毫没有考虑到就之前枯瘦老头对他的态度,若真要动手还能等到现在?

    而方唐也是如此,感受到方靖自我牺牲换取他活的念头,他也没往深去想

    不就拜个师嘛,成了这老头的弟子还能被他吃了不成?!

    光凭他之前在两兄弟被羽衣美妇孔玥掳走的第一时间就上门要人便能看出其对方靖的看重和爱护了,方靖若真当了他弟子怕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又哪谈得上牺牲呢?

    说到底,两兄弟在面对孔玥与枯瘦老头这两位深不可测的强者时,那身不由己,生死就在他们一念之间的遭遇,让他们失了分寸,一时之间对事情无法进行理性分析,才会做出这般举动

    看着这几乎是抢着要保对方的两兄弟,枯瘦老头轻笑一声:“呵呵!起来罢,我的乖徒弟!”

    拂袖之下,凭空升起沛然大力将方靖扶起

    他看着方靖,脸上极为难得地露出些许柔和之色:“为师何时说过要对你弟不利啊?”

    “些许秘密罢了,对我等然已走在自己大道上的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这话,方唐、方靖一愣,对视一眼,哪怕方靖是个冷血的尸魁,在这一刻都只觉面上滚烫,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什么叫做关心则乱?什么叫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就是了!

    看着方靖那模样,枯瘦老头眉毛一挑,调侃问道:“怎么?知道你弟弟性命无忧,现在不想拜师了?”

    “不!当然不是!”方靖立刻否认着,“弟子方才所言句句属实,承蒙师尊看中实乃弟子幸运,怎会后悔拜师之言!”

    “如此便好!为师名号梵葬,你记好了!”,枯瘦老头满意点头,看向一直看戏的孔玥“喂!你不是要把萱儿的事托付给这小子么?干脆一并说了罢!”

    “不过,就这小子的资质,我劝你还是再考虑一二”

    梵葬?

    方唐心里一动,“梵”字向来与佛门离不开联系,再联想到那永恒不灭的道韵,似乎确实有那么丝丝佛门清静永恒,金刚不灭的意思……

    而且直到这时,气氛一松,方家两兄弟才注意到枯瘦老头须发皆无,竟是个光头,和佛门的关系似乎级更近了

    但一想到梵葬自出场到现在的种种表现,实在看不出哪点像是出自佛门的存在,方唐暗自摇了摇头,不再瞎想

    这等大佬的跟脚自己这小虾米还去胡乱揣摩,怕不是嫌命长了!

    不过,将他们掳来此地的这孔玥其跟脚方唐却早在梵葬老头上门要人骂骂咧咧时便已得知,从梵葬的称呼中不难听出,孔玥当是一头五行孔雀得道,之前所见那五色光华,想必正是其本命神通【五色神光】!

    看向孔玥,方唐抱拳一礼:“不知孔前辈有何事需要在下去完成?”

    孔玥道:“刚才我们两个的交谈想必你也听到了,本座的女儿孔萱即将破壳而出,我需要你与她签订法契,带着她替我去寻她父亲为她完成五行洗礼!”

    “如今天地易变,我等体内凤血稀薄,若要努实成道根基正需一本命道侣……若是她承认你的话,你也可以与她结缔本命,成为道侣!”

    说着,她语气又透出几分惋惜:“但你现在太弱了,连自保都难,更别说找到那修为更甚于我的负心人了!”

    “若不是这天藏秘境脱离五域世界太久,不知多久没有见过外人,本座又看你看你顺眼,你还真配不上我女儿……”

    听得这话,方唐心里一抽,心想要找的修士甚至比这位至少元婴甚至更高的孔玥还要更强,其中隐藏的风险未免太大,这事还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呐,若是自己达不到其要求甩脱掉也未尝不是救自己一命

    心中生出几分退意,他当即饱含歉意道:“在下资质不济,兢兢业业修行一年方才有如今这修为,若是不入前辈法眼,实在抱歉!”

    然而,孔玥断然拒绝

    “不用!你小子的资质只不过是区区一件小事罢了,修为更是可以提升上去!”

    说着孔玥手中五色光辉凝聚,飘飞出一道纤长、美丽,淡淡流光变幻的翎羽

    “此乃我历劫时蜕下的翎羽,其内有着最为精粹的五行灵力,可为你洗筋易髓,增进五行天赋!”

    瞥了梵葬一眼,孔玥淡淡道

    “而且,本座这还有那负心人留下的【五行轮转经】,虽然只有元神之前的内容,但也足够你这小子修行了!”

    孔玥说得风轻云淡,但一旁听着的梵葬却连连咂嘴

    他已经反应过来了,这小子跟他徒弟是亲兄弟,若是寻把她甩了的负心人时出了什么意外,自己徒弟可能不帮忙吗?

    若是方靖相助依旧无法解决,甚至要遭遇危机,受到欺压,自己可能坐视不理吗?

    这娘们根本没问过梵葬的意见,却直接以方唐一个人为支点将他拉下了水!

    想到这一节的他深深望了孔玥一眼,想要说些什么,看到身边老实站着,面上欣喜又隐含担忧的弟子还是没有说出口

    罢了!弟弟若是无法强到能够自保无忧,纵横一方,这小子根本就没可能安心跟着自己修行,而孔玥给的这份机缘却正巧能让这叫方唐的小子实力大增,迅速获得自保之力,只能任其将自己一军了

    连这也在你的算计之中吗?孔玥!

    梵葬在心底咆哮着

    ……

    其他人心里什么活动方唐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似乎不是很清醒了

    决、功、典、经……这孔玥竟随手就拿出来一册蕴含先天大道和多条后天大道的【五行轮转经】说要给自己修行?!

    几句话的功夫,仿若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在了方唐头上,将他砸得头昏脑涨,一时之间都有些懵了

    您这出手也太大方了点吧?

    您这到底是想让我帮你女儿找父亲,还是想嫁女儿啊?!

    这怕不是报酬,而是嫁妆吧?!

    又是渡劫翎羽,又是【五行轮转经】的,问题是您女儿连壳都还没出,这合适吗?

    先不说,包办婚姻已经过时了,这年龄差距也挺大……

    合着五域世界炼铜就不犯法啦?!

    但一想到其中的好处,方唐心中猛地腾起火焰,舔了舔嘴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