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七十八章 两条路
    “你什么你……你这小子是不是想太好了!”

    在这天大馅饼的诱惑下,方唐正要答应下来,就听到孔玥如此说道

    “我……嗯???”

    方唐一愣,下意识抬起头来,就见孔玥满脸戏谑

    方唐感觉这老女人怕不是在耍自己,一时都摸不清她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只得小心试探着开口

    “那您的意思是……?”

    “本座虽然觉得你这小子还算顺眼,鉴于你兄长和梵葬老头的关系,此时确实没有比你更好的选择了……但是,这些东西是否赠与给你,你是否有资格陪萱儿去寻她父亲,还是得由她说了算,我这做娘的也只是替她物色一下角色罢了”

    “而且也只是物色你是否有资格在寻她父亲之时,助她一路修行罢了,可不是在挑女婿!萱儿不承认你的话,你小子最好给本座少想点有的没的!”

    孔玥说得这般直白,发现是自己自恋了的方唐也只能苦笑应是:“这自是应有之意,在下不敢多想”

    可既然都说到要孔玥那还在蛋里的女儿承认这件事了,他又接着问道:“可前辈之女不是尚且在蛋……襁褓之中并未出世,又如何来确定我是否有这资格?”

    孔玥轻笑一声:“萱儿出生近千年了,虽然始终处于胎中之迷的迷蒙状态,但近些年来达到极限无法再压制,在我的教导下她的神智也逐渐清醒,作个判断还不容易!”

    “界域之力倒灌已经结束,冲突渐小,你们两个外来者气息与此小世界不和,即将被排斥出去……废话少说,在你们出去之前,先让萱儿看看你罢”

    方唐只是个小小炼气修士,在阴尸宗所能查阅到的典籍只不过是最浅薄,最缺乏价值的内容,秘境相关自然不在其中

    这时听到孔玥的话,毫无准备的方唐、方靖登时就是心头一惊:

    “我们还会被秘境排斥出去?”

    “不是只有在进入时才会被界域之力排斥么?”

    孔玥有些惊讶:“你们到底是什么宗门来的,怎么连这点关于秘境的常识都不清楚?”

    “噢,也是……就你们修行的这破烂功法,想来也不是什么有底蕴的,不知道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孔前辈、梵前辈,不知你们可曾听说过阴尸宗……”

    方唐暗自感叹这两位可真是艺高人胆大,连自己二人的来历都不问清就要收徒,要托付大事,当即整理思路,将自己两人的来历和如今的种种处境向两人简单说明了一番

    “连元神修士都不知道有没有的小宗门罢了,不值一提!”

    听罢,梵葬老头不屑摇了摇头,拍着方靖的肩膀道:“就这小宗门还敢立下什么‘断尘缘’的规矩,好好跟着为师修行,保你突破元婴便有一人覆灭此宗为家人报仇的实力”

    “谨遵师傅教诲”方靖眼睛一亮,连忙回道

    “至于你……”

    梵葬老头看向方唐:“想摆脱那阴尸宗的钳制手段只不过老夫一个念头的事,不过既然你曾和那古战场的鬼将军立下了九幽大誓,便要完成,他所需不过就是接引秘境灵气反冲,破除那宗门对那古战场设下的禁制,此事对我等来说无关紧要,若是他手段齐全,以天葬秘境为基础必将效果更好!”

    说到此处,方唐竟在这老头脸上看出几分幸灾乐祸来

    这老头怕不是在这秘境小世界里憋太长时间,都憋坏了

    说着说着,梵葬老头看着方唐的眉头皱了皱:“但你体内的尸气反倒是不好解决了……”

    这当即听得方唐心里咯噔一下,心里什么胡思乱想都被浇了下去

    阴尸决有这么厉害的么?居然连元神强者都觉得棘手!

    “这阴尸决实属歹毒,那尸气自你修行开始便与你一身本源融合,哪怕转修其他功法也会深藏隐患”

    “若要全部驱除,你的修为本源也必将随之大损,修为跌落是小,但本源损伤引发的生机崩溃,却可能让你彻底丧失修行资格,甚至死亡!”

    “你修为太低,在这种情况下你便是想转成僵尸或者鬼修都不行,生机一旦崩溃,连神魂都会随之溃散,半点痕迹不留”

    梵葬的话落到方唐耳中,宛如一座座大山压下,每说一句方唐的面色就苍白一分,待到把话说完,他的面色简直比死人还难看几分

    全程听着的孔玥忽然抬手打出一道五色光华落入方唐体内,几个呼吸后她摇了摇头:“如果连你一身本源都完全被尸气浸染,便是本座的渡劫翎羽也无法将你的体质彻底易改,并非力量不够,而是那尸气早与你本源一体,强行驱逐只会让你崩溃得更快!”

    她似是有些失望:“倒是我先前疏忽了,本以为你只是修了驭尸法门罢了无伤大雅,但若是你这身尸气解决不了,便是给了你【五行轮转经】你的法力也将远远达不到萱儿的需求……如此一来萱儿你也不用去见了,方才所言之事就此作罢好了!”

    “前辈,跟着阴尸宗在‘尸之大道’上一条路走到黑实非我所愿,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么?”

    方唐已经很绝望,孔玥的话只是让他离深渊更近一步,但他还是忍不住挣扎着向梵葬问道,争取着希望

    这老头一身死意毫不遮掩,或许能对此有什么办法才是

    方靖也焦急开口:“对啊!师父,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么?”

    刚才本就是说七分留三分的梵葬老头就等着自己刚收的宝贝徒弟来求自己,以显师父的本事呐,一听方靖这话,半眯的眼睁开来,幽幽道:“办法,并非没有……”

    “还请前辈赐教!”

    方唐一喜,立马拜下,恳切道

    方靖亦是如此:“恳请师傅助方唐摆脱隐患!”

    “嗯!徒儿起来罢,你的事就是为师的事,不用这般”

    无形力量将两兄弟扶起,梵葬老头受用道

    他看着方唐,表情变得严肃:“尸气死意并非无法可解,我这有两条路,这就看你怎么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