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七十九章 太阴炼形
    “尸气死意并非无法可解,我这有两条路,这就看你怎么选了……”

    梵葬悠悠说着

    方唐眼睛一亮,竟还有两条路可选,这对几乎绝望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立刻拜下恭敬说着:“还请前辈一一赐教!”

    梵葬端起桌上灵茶嘬了满嘴茶香,才慢慢开口:“你不愿沦为僵尸,老夫所走道路就不适合你……正好老夫也看不上你这小子!”

    “既然如此,想要驱逐就有两个方向,一个是修行魔功,真正强大的魔功其中所含大道力量根本不是区区尸气所能比拟,只要你愿意步入魔道,就能以魔气改造躯体,连带本源和潜藏的尸气都会被魔气完全扭转,这样一来你也就不用担心所谓尸气的隐患了……”

    “只不过魔功修到高深之处,对应大道多半负面,若你驾驭不住心神扭曲都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你的身躯也会随之出现异变,虽然是朝着更强的方向,但也会变得非人,老夫先跟你说清楚”

    “正巧老夫这里收藏这一册【典】级魔功,若你愿意入魔,看在方靖的份上老夫虽然不能收你为徒,但将这魔典赠与你却是无妨”

    哪怕到了这时候,梵葬老头依旧是那副怎么都看不上方唐的模样,但他话语间完全给方唐讲得清清楚楚,好处弊端一一点明,甚至都愿意赠与方唐一册魔典,哪怕这些是看在方靖的面子上,也依旧让方唐感到了几分受宠若惊

    “你小子若是选择转修魔道,那与我家五行之道毫无瓜葛,之前之事同样只能作罢”

    梵葬说完,一直没开口的孔玥突然补充一句道

    很显然,她对于方唐依然有着些许想法,不愿就此放弃他

    毕竟,哪怕她因为一些原因和梵葬走得比其他几个老家伙近一些,但却依旧是只是论道之友

    可若是能把方唐拿下的话,就能借助方唐将梵葬拉下水来,日后若是那负心男不愿负起责任耗费修为给女儿进行五行洗礼的话,打起来也可以多个帮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孔玥能看上方唐,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方靖

    如果不是方靖被梵葬老头认定要收作弟子,还颇为宝贝,恐怕她也仅仅只是看方唐顺眼,也未必会动让方唐成为女儿道侣的念头

    方唐若是知道其中弯弯绕绕,心里多半会对【修仙自走棋】这金手指生出几分感慨来

    若非此面板让他在自己都受困于炼气时将方靖推上了筑基的话,他现在的处境必然是截然不同的,或者说,他能不能活到现在都不一定了

    “多谢前辈赐教”

    到底是有求于人,方唐态度极其诚恳,表达完感谢才继续问着:“若非逼不得已,在下无心修行魔道,孔前辈也言道我若走魔道则与她所言机缘再无瓜葛,还请梵葬前辈示下第二个选择”

    “第二个选择么?”

    恰了口茶,梵葬看着方唐的目光突然变得肃然:“我先问你,小子,你怕死么?”

    “死?”

    方唐愣了愣,沉思片刻给出回答:“实不相瞒,我很怕死,但我更怕死得毫无意义,更怕死后化作尸鬼还不得安宁!”

    “若是如此,不如一搏,死中求生!”

    “不知前辈所言之法,与这有何干系?”

    “哈哈哈哈哈哈!好!”

    梵葬突然笑出声来:“若是如此,我这里有一秘法,就看你敢不敢修了!”

    “【太阴炼形法】你可曾听闻?”

    方唐觉得耳熟,稍一思索便回想起来:“【太阴炼形】乃是道家秘藏中,死前尸解以求羽化登仙的法门……这与我化解这尸毒又有何关系?”

    梵葬哈哈一笑,解释着:“所谓羽化登仙只不过道家往脸上贴金罢了,但这法门确确实实能令修士死中求生,倒炼生机,重塑身躯!”

    梵葬语气肃穆,吟咏般说道:

    “正所谓,若人之死暂适太阴,权过三官者,肉既灰烂,血沉脉散,而犹五脏自生,白骨如玉,七魄荣卫,三魂守宅,三元呼息,大神内闭”

    “或三十年二十年,随意所出”

    “当生之时,即便收血育肉,生津成液,质本濯貌,乃胜于为死之容也”

    “那尸气早已与你本源相合,唯有以此法行之,化去一身血肉生机,再行重塑,方才能彻底摆脱影响,重获新生”

    “若能成功,羽化之躯澄澈无垢,你的资质也会随之飞跃……”

    听着听着,方唐却觉得有些不对劲:“或三十年二十年……此法竟需如此之长的时间吗?”

    “这都是细枝末节!”梵葬老头瞪了方唐一眼:“真正用到此法之人,大多都是重伤濒死,或是寿元即将耗尽之辈,一身生机早已濒临溃散但你如今尚且年少,生机旺盛,若行此法至多几月,一年内必然能成!”

    “若是不成……此法风险极高,血肉散去化作玉液,若秘法运转不济,未能聚合重塑肉躯,你的生机魂魄便会随之崩解,再无苏醒可能!”

    “哪怕是那些掌握此法的道家门徒,也只会在走投无路之时以此法去搏一线生机,无论生死,皆有天定,其中多数灰灰,只有极少才能羽化重生,重归道途”

    说罢,梵葬深深看着方唐:“转修魔道只不过道路不同,此法却有性命之危,你可想好了!”

    听完后,方唐面色沉静,陷入沉思

    一旁方靖面色阴晴不定,他根本没想到自家师父给出来的第二个选择竟会是如此九死一生的法门,此时此刻,他都想替方唐做出修行魔功的选择而非行险羽化

    “前辈,你方才说若重塑血肉,成功羽化,五官优化……我会变得更英俊是吗?”

    沉默半响,方唐突然开口发问

    “噗!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小子倒是有趣,居然还有心思关注这等细枝末节!”

    无聊倒回床榻上的孔玥噗的一声就笑出声来,她之前竟没发现这小子居然这么有意思

    梵葬嘴角抽了抽,没好气道:“从典籍记载来看……确实如此!”

    方唐笑了:“那我选【太阴炼形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