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八十章 界域排斥
    “那我选【太阴炼形法】!”

    方唐笑得轻松,方靖却急了:“方唐,你不再想想!”

    心知方靖是为自己担忧,但方唐心意已定,再无更改的想法

    他看着方靖,神色前所未有的坚定:

    “这是我选的路,便是秘法失败,因此化作脓水而死也无怨无悔!”

    “我希望方靖你不要阻止我”

    “这样么……”方靖身子一震,似是有所松动,面上依旧纠结

    看着自己刚收的弟子满脸纠结焦急的模样,梵葬叹了口气,严肃道:

    “方靖,你这弟弟说的没错!”

    “我等修行之辈,修己身之道,既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走在了自己的道上,任何对其干扰阻挠者都是他的仇敌,你哪怕是他的兄长也不应当阻止他的选择”

    “若日后你走上自己的道路,为师同样只会支持你!”

    “可……”方靖一愣,还想说什么,但看着方唐和梵葬嘴张了张还是没能说出来,最后只能一叹:“这便由你吧,你小子可别害我得我老方家绝后了!”

    得!这亲哥对我的执念就只剩传宗接代了么!

    方唐一拍脑门,苦笑道:“这不也只有解决了尸气的问题后,我才有条件去传宗接代不是”

    “行了时间不多了,闲话少聊吧,界域之力的排斥已经开始作用在你们身上,若非有为师隔绝,你们早就被排斥出此界了!”

    梵葬打断两兄弟的对话,一脸耐心和方靖说道:

    “待为师交代你一些事,你们也就可以出去了”

    见方靖有些担忧,梵葬借着说道:“放心,你们作为天藏秘境降世首批进入者,虽然在其消化五域世界力量时会被排斥出去,但同样也被天藏秘境的意志留下烙印,哦也就是俗称的秘境神光,待其消化完成后,以此神光你们就能不受任何排斥重新进入秘境”

    “天葬秘境底蕴本就底蕴丰厚无比,哪怕受五域世界反馈,但想来至多七天时间,你们必能重归天葬秘境”

    “到那时,你小子便可开始尝试太阴炼形法了”

    “乖徒儿跟为师来罢,为师有些事要交代与你”

    说罢,天葬招呼一声方靖,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只留方唐看着空气发愣

    “小子,虽然让你见萱儿的事暂且延后,待你完成太阴炼形重塑身躯后再说,但既然都把你抓来了总不能就这般放你走,毕竟本座可不是小气的人……”

    孔玥突然说着,抬手一指,一道五色流转的光华瞬间落入方唐识海,盘踞一角,一动不动

    “这道神光留你体内,若被排斥出去的这段时间里遭遇危机,它自会保你一命”

    “谢前辈赐下保命手段!”方唐连忙拜下,神态间满是感激

    虽然这孔玥行事霸道了些,但确实没有恶意,此时更是给了方唐一张保命符,实在不能更优待了

    跟两位前辈交流过几句,听着他们的语气,态度,还有周身道韵神通的变化,便是方唐再蠢也能猜出他们至少也是元神期的强者

    这道神光,可就是元神强者的手段啊!

    有这道神光在身,除非方唐作了个天大的死去招惹元神强者,不然便是元婴修士也没可能杀得了他……当然,那种越级杀敌跟喝水吃饭一样简单的超级天才就不必拿来比较了,这等人物方唐交好都来不及,又如何会去得罪呢?

    “行了行了,不用废话,我还等着看你小子完成太阴炼形呐”

    孔玥摆摆手,一脸无所谓道

    她都是这番态度,方唐自然也没兴趣特意去立什么谦恭有礼的人设,当即坐下,品品灵茶,尝尝灵果,等着方靖回来

    隐约间,他也确实能够感受到整个天地似乎有一股力量要作用在他身上,却都被这大殿隔绝开来

    想必和最开始梵葬隔绝界域之力一样,孔玥同样也以自身力量护住了他,所以他才没有被传送出去

    不多时,梵葬便带着方靖重新回到了大殿之中

    这时的梵葬满面笑容,方靖却稍稍有些呆愣,一副接收信息过多有些处理不过来的模样

    “好了,老夫这就撤掉隔绝之力,你们二人可以出去了……趁着这段时间好生感悟,重归此地后,为师会考教你的”

    梵葬说着,就要撤掉力量,让界域之力作用在方家兄弟身上

    “等等梵前辈,晚辈还有一事想请教一二”

    他说得太快,还有事想请教的方唐被惊得一下跳起,连忙说道

    “嗯?还有何事……快些说吧!”

    梵葬皱了皱眉,还是点头道

    “先前曾与二位前辈说过鬼将军一事,二位前辈也同意我在这天藏秘境激发这阵盘,但晚辈不知鬼将军在外界布下仪轨是否满足条件,更担心出了秘境后被早已守在秘境外的宗门直接抓住,日夜监视,没有联络那鬼将军的时机”

    “可否请前辈助我以阵盘上的仪轨联系鬼将军,先将此事告知与他,交流之后再行事一番”

    这阵盘上本就有联络手段,但仅能激发一次,而且方唐并不知道隔着秘境是否能够成功,无奈之下只得求助梵葬

    梵葬上下打量方唐几眼:“你这小子还真是个谨慎性子……趁着界域之力还不算太强,行,拿出来吧!”

    “多谢前辈!”

    方唐大喜,连忙从储物袋中取出被封印的阵盘,梵葬一抬手就飞到他手中

    “这鬼将倒还有些意思,竟是以九幽文为核心炼制的阵盘……”

    梵葬一边说着,干枯修长的手指拂过,阵盘上封印便寸寸破碎,其上几枚九幽符文亮起,幽幽光华被引导而出,屈指一弹便在半空中化作一轮深邃流转的圆轮

    死意寂灭与永恒不灭道韵浮现,梵葬伸手一指,虚空中似有什么被洞开,这圆轮颤了几颤,深邃渐渐出现变化,一些图像乃至声响在其中浮现

    很快,鬼将军的面容,乃至军营背景逐渐清晰

    “……”

    “可是方唐小友……不对!不知是何方前辈驾临,在下有失礼数还望见谅!”

    “不知方唐小友所有之物为何会在前辈手上,若是有所冒犯在下愿代其赔罪,前辈可否放这小辈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