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八十五章 偷渡
    赵佳泽这哥们算是方唐被阴尸宗软禁这段时间里唯一的乐子了

    没等方唐找上他,他就先跑到了方唐面前

    也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他言语中对方唐各种旁敲侧击,似乎是想知道方唐是否去过芳汶山脉,潜藏着的意思自然是想试探出方唐是否进入过天藏秘境

    方唐不接茬,他还试图以杀死李旭峰与张山的证据来威胁他

    其结果嘛,自然是好不到哪去

    那群金丹老变态,对方唐的监视几乎是无死角、全天候的进行,连吃饭睡觉都不放过,这就直接导致方唐回宗以来连澡都没洗过,一直都只是以法术清洁自身,衣服都未曾脱下

    没人喜欢被人偷窥洗澡,更没人会变态到明知有人在监视自己却扒光衣服去洗澡

    然而,这赵佳泽只是察觉到不对就敢上门来询问试探方唐,几句涉及到芳汶山脉的话才说完,这小子就直接被监视着方唐的金丹长老给当场擒拿

    就当那金丹长老准备搜魂探寻赵佳泽是何来历之时,这小子就突然神魂崩溃而亡,愣是半点线索没留下,哪怕明知道了这小子是内奸,阴尸宗也没能摸清楚他到底是哪个宗门派来的

    面对长老的质询,方唐更是直言自己因血仇矛盾杀死了李旭峰、张山二人,结果被赵佳泽潜伏在侧抓住证据,无可奈何才被其胁迫

    此一时,彼一时

    当初方唐会受赵佳泽胁迫,但现在的他却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将自己杀死同门弟子的事情说出来

    哪怕宗门为了不损底蕴有着严禁弟子内斗的规矩,但如今方唐的价值何其之高,区区两个炼气弟子罢了,死了也就死了,完全就是无关紧要之事

    而赵佳泽胁迫方唐这件事,鉴于方唐未曾真正做出过背叛阴尸宗的事情,也没有那个长老放在心上

    毕竟,很快天藏秘境就会稳固下来,重新开放,作为人形钥匙的方唐他们保护都来不及,更别说在这节骨眼上对他不利了

    “赵佳泽,白给滴神!”

    看着神魂消融,成为一具行尸走肉的赵佳泽被长老带走,方唐满面感慨道

    当间谍当到这份上,也是真没谁了

    ……

    时光匆匆而过,七天不过一晃眼的功夫

    在方唐被排斥出天藏秘境的第五、六天的时候,秘境周遭的界域之力便逐渐稳固了下来,对外界生灵的排斥也随之弱了几分

    至少,炼气期修士若要进入其中,已经相对轻松,筑基修士若愿意付出些代价的话,同样可以挤入天藏秘境

    金丹修士往上,阻力一下就大了起来,除非你愿意自碎金丹,跌落境界,不然便是豁出性命也无法突破界域屏障,只能看着一个个低阶修士轻松进入

    作为秘境小世界与五域大世界共同作用形成的界域屏障,非是大能无法破之

    也就是说,在常规情况下天藏秘境也就只有一众筑基、炼气的小辈能够进入其中,搜刮灵物了

    而且就算是元神大能,若是自身修行道韵棋差一招,强行突破也难度极高,稍有不慎就有反噬之危

    更别说,天藏秘境可不是什么任人搜刮的后花园,这些元神强者便是强行突入,其中潜藏的诸多强者也能叫他们喝上一壶

    肆意妄为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

    由此,诸多宗门还是只能各自老老实实协商进入弟子名额,限定每个宗门可以进入的炼气、筑基弟子的数量

    虽然这天藏秘境是落在了阴尸宗的地盘上,可谁叫阴尸宗他不够强呢!

    区区一个二流势力,连元神修士都只有一个坐镇,想从诸多虎狼口中争得更多好处实在太难了,最终协商下来的进入弟子份额也只是中等水准罢了

    这样一来,方唐对于阴尸宗的价值也就更高几分

    ……

    方唐离开天藏秘境的第九天,第一批弟子已经被长辈护持进入了秘境,随着搜刮秘境的事务展开,各个势力对阴尸宗的监控也就放松了下来

    阴尸宗再也按捺不住,唯一的那名元神境太上长老亲自出动,带上两名元婴长老,只留剩下两名元婴长老看守山门,带上方唐就潜入到秘境范围

    刚一靠近,融入方唐神魂的接引神光自行而发,濛濛光华散开,在方唐意识的驱动下将身侧的太上长老和两名元婴长老笼罩,下一刻,面前空间爆发出强烈吸力,将白光笼罩下的五人吸入其中,消失在原地

    “这阴尸宗居然藏了一手,该死!”

    这时,被空间异常波动吸引过来其他驻守修士一看,顿时大怒

    “居然暗藏接引神光,哼!那就等他们出来再清算吧!”

    几人中,一名全身赤红如火,面上刺着诡异图腾的修士阴恻恻说道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众人附和

    “正该如此!”

    “阴尸宗不守规矩,依我看,他们吃进去多少,都该给我等宗门分润部分才是!”

    “分润部分?他们都敢瞒着巫教、剑宗几位阁下暗中图谋,就应当让他们吐出全部收益,并给出赔偿才是!”

    “嘿!不错!不错!他阴尸宗不守规矩在先,就应当给我等宗门予以赔偿!”

    一时之间,众人三言两语就将阴尸宗打成了违背协议的叛逆,甚至都开始讨论要如何从阴尸宗手里扣出更多好处来了

    听着众人这话,人员中一白衣干练,腰间一柄长剑朴实无华,面容平和中暗藏凌厉的男子皱了皱眉

    他开口说着:“想这般多毫无意义,哪怕阴尸子亲自出动在天藏秘境也讨不了好,我们将消息传回宗门,等着看笑话便是,还是回返各自驻守位置,以免被小人所趁吧”

    此言一出,原本逐渐火热的气氛顿时一凉

    有人下意识皱眉望向白衣男子,却在意识到是何人发言后立马收敛神色,不敢再有半点不满

    “既然是剑宗的道兄开口,那便散了罢”

    那最早提出清算阴尸宗的赤面图腾男深深望了白衣男子一眼,挤出一丝笑容,其面上图腾随之游动,非但看不出善意,反而尽显狰狞

    “嗯”

    这人刚把话说完,白衣男子点了点头转身便走

    见此,其他人顿时一哄而散,各归其位